1bp0z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大田園 起點-第六百零四章 其實俺是個考古學家閲讀-c71bo

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田小胖瞪了麦克一眼,微微晃晃头,警告他们不许轻举妄动:偷偷偷,就知道偷,今天师父叫你们涨涨见识,看对方怎么把文物乖乖交到俺的手上!
然后就笑着对那名讲解员说道:“其实,我除了是一名科学家之外,还是一位考古学家,对古代文物,尤其是远古时期的文物,还是很有研究滴——”
从昨天晚上开始,最多才多艺的获奖者这个名号,已经非常响亮。所以,这名讲解员还真信了,他满脸惊喜:“这样简直太好啦!”
有戏!田小胖瞥了远处的三人组一眼:跟师父好好学吧。
接着又朝讲解员微微点点头:“当然,获奖者的话,你不应该怀疑。要是没这个本事,我把自己的姓倒过来写!”
只见那位讲解员火烧火燎地取下腰间的对讲机:“馆长先生,现在我这里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他就是获奖者田,对对,就是获得医学奖的田——他说,他还是一位考古学家,对东方的远古文物很有研究。馆长先生不是被那几片甲骨上的文字困扰好多年了吗,现在田先生就在这里,你可以向他请教一二。”
这位讲解员很有水平,普通话说的很是熟练,田小胖当然听得明明白白的,当时就觉得脑袋里面嗡的一下子:甲骨文,俺连繁体字都还认不全呢?
看来,刚才吹得有点大啊,还是赶紧开溜吧,别一会露馅。打定主意之后,田小胖看到讲解员兴冲冲地放下对讲机,就连忙说道:“时间不早了,晚上还有一个酒会,告辞,告辞。”
拱拱手,就要走,结果却被讲解员一把拉住:“田先生,我们馆长马上就到,相信以您的学识,也耽误不了几分钟,请无论如何也要帮帮我们,像您这么博学多才的大师,我们可是盼望好久了。”
俺这个大师是冒牌货啊?田小胖觉得心里苦,对方就跟抓贼似的,说啥也不肯撒手,总不能动粗吧?
还是家里的娃子们,知道干爹的底细,小囡囡一眨巴眼,就想出法子,使劲掐了一下手里领着的娃娃,还专掐他的小屁股蛋儿:“干爹呀,娃娃太闹了,吵着要你抱,他要回家睡觉——”
在小囡囡想来,此刻,娃娃应该配合着哭两声,哪怕没有眼泪,抹着眼睛干嚎两声,也能帮干爹解围。
可是娃娃不哭不闹,眨眨大眼睛望着小囡囡:姐姐,你挠我屁股干啥呀?我又不痒——
你个小傻蛋,怎么一点不配合。小囡囡没招了,只能嚷嚷:“干爹呀,俺们都饿了,赶紧回去吃饭吧!”
“对。饿了饿了,吃饭吃饭!”家里的小娃子们都吵嚷起来,他们还是能瞧出来眉眼高低的。
無情劫
可是,那三百名小病号不知道啊,在他们眼里,小胖叔叔就是无所不能的,什么都难不倒他。而且,刚进来还没看够呢,于是就听到小猪猪回应着:“刚才在那家博物馆,吃巧克力金牌了,一点都不饿。”
算了算了,就别难为孩子们了,到时候,大不了俺丢点脸呗,又不是没丢过。田小胖摆摆手,示意娃子们别瞎折腾了。
就算真把姓儿倒过来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一个“田”字嘛。
留守男人 米瑞蓉
要说,这名解说员还是对博大精深的汉字掌握不够啊,不了解这里面藏着的猫腻。
重生豪門記事 蝸寄
不大一会,只见一名老者快步走来,戴着眼镜,看样子有六七十岁的样子,头顶锃光瓦亮的,只有周围还长着稀稀疏疏的头发,一瞧就是聪明绝顶之人。
走到近前,热情地向田小胖伸出手,口中说着熟练的汉语:“田先生您好,我是这一任的馆长拉尔森,很荣幸见到您。白首如新,倾盖如故,今天第一次见到您,就感觉见到了老朋友一般。”
厉害啦,这里不愧是整个欧罗巴的汉学研究中心,田小胖也很尊重对方,因为尊重对方,就是尊重本民族的文化:“拉尔森先生,您太客气啦,在您面前,俺就是末学后辈。”
一张嘴说话就能听出来,人家是真正的专家,连倾盖如故这种词儿,都能信手拈来,咱们还是谦虚点吧。刚才就是把弓拉得太满,搞不好会闪到膀子的。
拉尔森先生亲亲热热地拉着田小胖的手,然后一起来到一处小的休息厅,还有人端过来两盏茶,团龙的盖碗,透着一股子古色古香的味道。
慢慢品了两口茶,拉尔森这才叫助手取过来一个小箱子,然后戴上手套,小心翼翼地从里面取出来一片兽骨,看样子,应该是牛或者鹿的肩胛骨,上面斑斑驳驳,浸透着历史的沧桑。
可以看到,兽骨上有刻画的文字,这个,就应该是甲骨文了。
“田先生,我虽然研究汉学四十年,可惜,天赋有限,这上面的文字,有几处至今存疑。而且,这几个字,也没有在《甲骨文合集》中出现,甲骨文对照表中也没有列举。今日得见田先生,还望指教。”他说话文绉绉的,要不是看到这幅典型的老外容貌,闭着眼听的话,田小胖还以为跟一位老学究聊天呢。
妙手透視小神醫
至于无法识别甲骨上的文字,这个,其实再正常不过。因为迄今为止,发现的甲骨文单个字大约数量接近五千个。经过几代学者的努力,已经成功识别出来将近两千字,而剩下那一多半,都是不认识的字。
所以,即便田小胖认不出来,也只能是有点遗憾,而绝对不会遭人耻笑。
眼看躲不过去了,田小胖也戴上人家给准备好的手套,硬着头皮,接过兽骨,嘴里更是一个劲客套:“不敢不敢,小子才疏学浅,难登大雅之堂——”
瞧着兽骨上刻画的线条,田小胖觉得有点眼花缭乱的,弯弯曲曲,七扭八拐的,真跟看天书似的。
心里则默默盘算:飘了,田小胖你有点飘了,真以为被人吹嘘成多才多艺,就啥都懂了呢?
自我批评一番之后,就准备把兽骨放在桌上,然后面对现实,表示自己不懂。
可就在这时候,忽然觉得口袋里面微微传来一阵波动,田小胖便轻轻放下兽骨,然后朝拉尔森点头示意一下,这才从兜里掏出来一物,放在掌心。
婦科男醫
望着田小胖手里黑漆漆的玉龟,拉尔森不由得眼皮跳了几下,他是行家,当然能瞧出来这东西的来历,估计历史能追溯到新时期时代。
重生問仙路
看来这位田先生果真是一位考古大家,随随便便掏出来一样东西,都比他这间博物馆里的珍品还要难得。
小胖子则是一副玉龟在手天下我有的架势,整个人的气质就为之一变,仿佛化身为数千年前的一位巫师,开始占卜。
只听他口中轻声颂道:“甲寅卜翼癸巳雨。日出。有霓袭日。”
伴着田小胖古朴的声音,一道肉眼不可见的光芒,从甲骨上升腾,然后直入他的眉心。
来了来了,终于来啦!田小胖差点一下子蹦起来,仅仅一片兽骨,就给他提供了一小截能量,大概有原来的百分之一左右。
这简直就是意外之喜啊,本来都准备认怂了,想不到,关键时刻,玉龟竟然充当了一个翻译器的角色,叫他能够认识甲骨上的文字,并且理解字义,简直太神奇了,天无绝人之路啊!
我的世界有點彈幕
念完之后,田小胖还恋恋不舍地轻轻抚摸着骨头:“这应该是一片求雨的卜辞。”
拉尔森用手扶扶眼镜,满眼惊喜地望着兽骨,然后颤巍巍地拿过纸笔,把田小胖刚才的卜辞抄录下来。因为太过激动,老头儿的手竟然有些颤抖。
好不容易写完了,这才朝着田小胖一礼:“先生大才!”
繼承者駕到:校草,鬧夠沒!
他现在几乎可以确认,田小胖刚才读出的内容,绝对是正确的,其中有两个字,他一直无法辨识,但是毕竟钻研多年,被小胖子轻轻一点,他顿时有豁然开朗的感觉。
我的女友們不是人
在他们旁边,还有好几位记者呢,静静地在一边望着,不敢出声打扰。不过发生的这一切,都被他们用镜头记录下来。
此刻,这几位记者们也是心头狂喜:果然来对了,这位多才多艺的获奖者,就是最好的新闻制造机啊。稍不留神,就又变身考古学家啦!
尤其这里面,还有一位本市的记者,对这位拉尔森先生,再熟悉不过,那绝对是研究汉学的佼佼者。而能够指点拉尔森先生,那又是何等的学识啊——
田小胖现在可管不了那么许多,他搓搓手:“还有其它甲骨,俺也一起看看呗?”
一片甲骨,能提供这么多的能量,要是有个千八百片的,那不是发财啦!
盡頭 倪匡
但是很快,小胖子就失望了,拉尔森这里,拢共也就十多片甲骨,都被他顺利破译。能量槽,也堪堪恢复到来时的十分之一左右。
“还是太少啊,无用武之地!”小胖子嘴里嘟囔一声。
远处的三人组可留心了:师父喜欢研究甲骨文,好滴好滴,重点关照一下。
这下子,欧罗巴这边的博物馆,只怕真的要遭殃喽——
而田小胖也站起身,朝着娃子们一挥手:“饿了是吧,走走走,回宾馆吃饭。”这回说话可硬气多喽。
本来,拉尔森还想客气一下,挽留田小胖一行吃顿便饭。可是一瞧那好几百人浩浩荡荡的大部队,再想想博物馆那点可怜的经费,他还是没好意思开口。
还是一会面对记者的时候,好好替这位博学多才的获奖者,好好吹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