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5g50扣人心弦的小說 大周仙吏-第102章 最大贏家鑒賞-6wfxw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
礼部侍郎受岳母指使,买凶构陷同僚一案,无论是在民间还是朝堂,都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所有人的目标都聚焦刑部,关注着此事的进展。
以卑劣手段,构陷同僚,这触及到了朝廷的底线,依照律法,无论是周家那位夫人,还是礼部侍郎,都将受到严惩。
但最终,礼部侍郎只是被削官免职,而周家四夫人,也只是丢了命妇身份。
这是因为周家拿出了先帝赐予的两枚免死金牌,用免死的金牌来免罪,虽然有些浪费,但也实属无奈之举。
依照律法,周家四夫人作为主谋,除了被剥夺命妇身份之外,还要被打入贱籍,如果刑部狠一点,将她划为官妓也不是不可能。
周家如今可是以皇族自居,周家夫人,若是成为官妓,周家的脸恐怕会被按在地上践踏,周家也会成为全神都的笑话。
周家动用了免死金牌,免了两人的罪,但其实旧党,尤其是萧氏皇族心中,也不好受。
周家夺了先帝的江山,如今还要用先帝赐予的免死金牌,给周家人免罪,这对于萧氏来说,比吞了一百只苍蝇还恶心。
名門暖婚 漠小貍
好在这两枚金牌,以后都不会再出现了,早晚都要恶心,早恶心好过晚恶心。
南苑,一处华贵的府邸之中,正在举行盛大的宴会。
宴会之上,旧党众人齐聚,除了朝中官员之外,还有不少萧氏皇族,桌上摆满了珍馐佳肴,众人推杯换盏,笑声不断。
刑部郎中周仲,无疑是这场宴会,绝对的主角。
他在旧党中,地位本就极高,这一次,让周家吃了如此一个大亏,更是为旧党立下莫大功劳。
“周氏贼子,在先帝还在时,极尽讨好之能事,从先帝那里得了两块免死金牌,这几年来,每每想到此事,本王便如鲠在喉,如今这根鱼刺终于吐出,痛快!”
“简直大快人心,周家两块免死金牌全无,也让我们少了后顾之忧。”
“周大人,本侯敬你一杯。”
獨家寵溺:帝少寵妻如命 葉清月
“我也敬周大人一杯!”
……
周仲作为今日宴会的主角,即便是原先萧氏的皇族子弟,也给予了他足够的尊重,这也让在场的其他官员心生羡慕,周仲身居高位,有能力有手段,又得萧氏器重,今日之后,恐怕会接触到皇族更多的机密,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绝对不止于一个刑部侍郎。
一旦萧氏重新夺权,他在朝中的地位,会比现在更高。
皇宫,长乐宫前。
道皇神訣 肖立林
一名值守宫女正在值守,几道身影从远处走来,停在她的身旁。
她抬头看了看,立刻躬身道:“见过梅统领。”
梅大人看了她一眼,说道:“拖下去,掌嘴一百下,杖责二十,送到福寿宫去。”
那宫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面色一白,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梅大人淡淡的问道:“知道为什么罚你吗?”
那宫女跪在地上,颤声道:“梅统领,奴婢知错,奴婢知错!”
梅大人最后看了她一眼,说道:“在宫里当差,就要遵守宫里的规矩,不该听的话不要听,不该说的话更不要说,带下去吧,就在福寿宫外打……”
福寿宫。
福寿宫位于西宫,原本是后宫妃嫔的住所,当今女皇没有妃嫔,也没有将先帝的妃嫔赶出西宫,福寿宫,是皇太妃的住所。
西宫之中,以皇太后为尊,皇太妃次之,几位太妃,自先帝驾崩之后,基本便处于闭宫不出的状态,平日里的西宫,格外安静。
今日,西宫的安静,却被一声声惨叫打破。
一名宫女,被两名内卫押到福寿宫门口,先是掌嘴了一百下,之后又按在地上打了二十杖,叫声凄惨,整个西宫都清晰可闻。
橙紅年代
王妃超兇的,師父滾邊去
西宫是清净之地,内卫没有这样的胆子,背后一定是女皇示意。
对那宫女的施刑,不在太后的永寿宫,不在其他太妃的宫前,偏偏选了皇太妃的福寿宫,也不可能是偶然。
一定是皇太妃做了什么让陛下不满的事情,触动了陛下的逆鳞,才让她一改对太妃们的尊敬,丝毫不给皇太妃面子。
这是再明显不过的警告。
福寿宫中,一名老宫女面露愤然之色,大声道:“宫里这么多地方她不选,偏偏选在我们宫门口,这不是明摆着给皇太妃看呢吗……”
皇太妃叹息道:“是啊,这是她对哀家的警告,哀家也没想到,她竟然这么维护那人,倒是哀家疏忽了……”
不多时,一名宫女走进来,说道:“太妃娘娘,那个宫女晕过去了,要不要让人把她送出西宫?”
皇太妃摇头说道:“怎么说也是哀家的人,把她带进宫来吧,以后就让她在福寿宫做事。”
说完,她又看向那名老宫女,问道:“云阳怎么样了?”
那老宫女叹了口气,说道:“驸马出事,对公主的打击很大,她整天把自己关在公主府,什么人也不见……”
皇太妃道:“谁也没想到,那姓崔的,居然是魔宗卧底,去公主府,就说哀家说的,让她来福寿宫陪哀家住几天……”
云阳公主府。
崔明卧底的身份暴露,逃出神都之后,云阳公主便将自己关在府中,除了贴身的丫鬟每日送饭,谁也不见。
此时,云阳公主的房间之内,她看着一名忽然出现的女子,震惊问道:“你是什么人?”
那女子对她笑了笑,说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来帮你的。”
云阳公主警惕道:“你赶快离开,否则我要喊人了。”
女子摇了摇头,说道:“你喊吧,这里已经被我用阵法封住,就算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到的。”
云阳公主面色苍白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女子看着她,缓缓道:“我不是说了吗,我是来帮你的,你想不想再见到驸马,想不想坐上那个最高的位置?”
女子的声音中带着蛊惑,云阳公主茫然问道:“什么最高的位置?”
女子道:“当然是至高无上,九五之尊的位置。”
云阳公主大惊道:“这怎么可能!”
女子微微一笑,说道:“别的女人能坐,你为什么不能坐,不要忘记了,你有萧氏皇族的血脉,是先帝的亲女儿,你比她,更适合坐上那个位置……”
房间之内,云阳公主思索着她的话,脸上的警惕之色,逐渐消失……
李府。
李慕也已经知道,周家用两枚免死金牌,将礼部侍郎和周处之母救下的事情。
周家有免死金牌,他倒是没有想到,虽然两名罪魁祸首没有得到律法的严惩,但也不是没有收获。
免死金牌这种东西,本来就不应该存在,用一块少一块,等忙完了这一阵子,李慕迟早要想办法将它们全都废掉。
不过眼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科举在即,即便考纲是他写的,但考题可是由各部出,他也得准备准备,万一没考过,丢了自己的脸不说,也丢了女皇的脸。
另外,崔明一事,对朝廷的影响甚大,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朝中官员,看谁都像是魔宗卧底,尤其是那些长得好看的,更是被重点怀疑。
毕竟,连一国驸马,四品大员,都被魔宗渗透了,他们在崔明身上,布局了二十年,谁知道在别的地方还有没有渗透。
但这种事情,除了搜魂之外,几乎只有卧底暴露之后,才能发现对方的卧底身份。
朝廷现在搞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反倒会让官员们人心惶惶,不利于时局稳定,李慕得建议女皇,清查魔宗卧底一事,恐怕得适可而止,历史的经验表明,这种重压,对于维稳十分不利。
龍鳳寶寶買二送一 貓小逗
再加上刚刚发生的事情,新党旧党许多官员被直接罢职,朝堂本来就出现了一些动荡,更不能放任朝廷继续乱下去。
礼部郎中,户部员外郎,太常寺丞等被免职,那些空缺下来的重要位置,很快便被补上,不少官员得到了升迁,而他们原先的位置,则被空置下来,正好留待科举之后解决。
要说这场诬陷风波的最大赢家,不是李慕,而是另有其人。
礼部侍郎自己葬送了自己的前途,他的位置,则被礼部另一位郎中接替。
这位刘郎中,并没有附和礼部侍郎,参与对李慕的弹劾,正好礼部这次严重缺人,他借着这次事情,青云直上,从郎中到侍郎,一步到位,免去了至少十年的苦熬,或成此事的最大赢家。
神都,北苑之内的一处府邸。
新任的礼部侍侍郎刘青推开府门,在院内玩耍的两个半大孩童,丢弃了玩具,飞快的跑过来,张开双臂,高兴道:“爹爹回来了……”
刘青将一男一女的两个孩童抱起来,逗弄了他们一会儿,才将他们放下,说道:“你们自己玩吧,爹爹要忙公务了……”
因为科举之事,礼部官员事务繁忙,即便是下衙之后,他也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忙。
他走进书房,习惯性了瞥了书房桌上的一个铜镜,目光微微一凝。
那铜镜之上,浮现出一个奇怪的符文。
刘青布置了一个隔音阵法,拿起铜镜,用法力催动之后,铜镜上浮现出一张男人的面孔。
刘青沉着脸,说道:“你终于联系我了,我到底还要在神都待多久?”
那男人道:“三年。”
刘青脸上浮现出怒色,厉声道:“又是三年,三年前你就是这么说的,三年前的三年前,你还是这么说的,我在神都已经十年了,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我买了宅子,娶了老婆,连孩子都生了两个,从一个八品小官,都升到礼部侍郎了,你现在又告诉我三年,到底有几个三年!”
男人皱眉道:“注意你的态度,别忘了,你父母的仇,是谁帮你报的。”
刘青冷哼道:“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情,你以为我会听你在这里废话吗,说吧,这十年间,你都没怎么联系我,这次要让我做什么?”
那男人道:“没有联系你,是为了你的安全,现在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帮我,科举马上就要到了,我在参加科举的人里,安排了一些我们的人,你要帮助他们通过科举。”
“这不可能。”
刘青断然拒绝了他的话,说道:“科举对于朝廷的重要,不用我多说,这是朝廷摆脱四大书院的第一年,一定有无数人的眼睛盯着,吏部,宗正寺,还有内卫,谁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在科举上做手脚。”
男人淡淡道:“据我所知,科举是礼部承办,你是礼部侍郎,要帮几个人,还不简单?”
刘青摇头道:“风险太大,做不了,谁知道那崔明居然也是你们的卧底,而且还不小心暴露了,现在朝廷查卧底查的很紧,想我这种长相的,更是重点怀疑对象,每天上朝都提心吊胆的,你知不知道我的压力有多大?”
男人的声音不容置疑,说道:“这是命令,不是在和你商量,你不要忘了,你父母的仇是谁报的,没有我送你进书院,你就没有今天,违抗命令的下场,你应该知道,你的妻子,你的孩子,包括你,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刘青目光望向窗外,看着在院子里嬉笑打闹的两个孩童,片刻后才收回视线,问道:“你就不怕我暴露?”
那人淡淡道:“崔明的身份,是意外泄露,你和崔明不一样,你是我的暗子,只有我知道你的身份,只要我不说,没有人知道。”
刘青沉默片刻,说道:“好。”
男人道:“名单我会尽快给你。”
刘青问道:“他们知道我的身份吗?”
男人道:“不知,卧底的身份,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刘青点了点头,说道:“我会尽力帮他们,但我不能保证,我会不会暴露,这些年来,我卧底朝廷,查到了不少秘闻,为了以防万一,我得将这些东西先交给你,你需要来一趟神都……”
男人沉默片刻,说道:“三日后,神都西北方向,三百里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