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ulc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詭三國 ptt-第1998章日出日落,你來我往-ebv5o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
女装大佬司马懿之所以能穿女装,不仅是因为其有天赋,更重要的是能藏得住唧唧,又能装,又能忍……
EXO之女配也有女主光环 是七七吖?
司马懿听闻鲜卑人来袭,顿时大怒,穿好女装,呃,穿了盔甲便领兵出击,不出意外的被步度根一阵冲杀,顿时败退而归,缩进了中军营寨之内,闭门不出。
步度根发现司马懿果然如同传闻当中的一般,武艺疏松,顿时大喜,连带着其他的鲜卑人也是人心大定,觉得这一次肯定是能够发财了,不管不顾的咬着司马懿的屁股就追了上来,只觉得一片白花花的在眼前晃动,心神荡漾不已。
在步度根进攻常山大营之时,刘强配合着在侧翼也是暴乱,率先打开了常山大营的一个缺口,使得常山大营的外围迅速被鲜卑人攻占。
一时间常山大营内外狼烟滚滚。
太阳高高的挂在天空,漠然的注视着世间的万物。
看着生,看着死。
登上常山大营这个舞台,对于鲜卑人来说,似乎一切都是那么顺利,顺利得步度根都不太敢相信自己,但是随着舞台上的角色越来越多,不知何时之间,似乎运作起来的时候,就变得有些碍手碍脚起来,只不过一时之间,很难察觉,毕竟大多数的鲜卑人都在忙着四处收罗汉人的东西,甚至有些鲜卑人相互争抢着,自己都差点和自己打起来。
司马懿顽固的守着内营,将所有的辎重车都顶在了内营的寨墙边,然后又派遣上了弓弩手反击压制,而鲜卑人面对司马懿的反击,无甲和薄甲单位毕竟有些吃亏,被司马懿接连顶回来两三次之后,很多鲜卑人下意识的就开始在外收罗物资,不太愿意费劲去啃内圈的硬骨头了。
司马懿在内营之中的高台之上,看着如同蚂蚁一般,乱糟糟的乱窜乱跑的鲜卑人,心中倒是没有多少被围困的担忧,因为他知道,真正的战斗还没有开始,一旦真的战斗展开,那才真的是惊心动魄。
『大王!汉人箭矢太厉害了!冲不上去!』
『大王!想点办法啊,儿郎们损失太大了!』
『大王……』
『别吵!』步度根对常山大营的内寨攻伐了两三次,损伤不小,却打不下来,撤到了箭矢射程之外后,看着在常山内寨之下的那些鲜卑人尸首,啧啧了两声,吩咐道:『叫那个刘强过来!』
汉人本身就擅长防守,这一点,大漠里面的人都知道。野外的庄园民寨好打,但是有兵卒防守的城池不好打,这几乎是每一个大漠游牧民族的基本常识,所以见到了攻伐常山内寨困难,步度根也没有太意外,甚至觉得这才正常么……
若是按照往常惯例,自然是到周边收罗一些汉人民众,来消耗守军的箭矢,但是现在常山大营是军寨,周边都是兵卒,而这些兵卒大多数都在内寨之中,又去哪里收罗汉人民众?
于是,步度根很自然的想到了刘强。
内寨的战事暂时停歇,四周喊杀的声音也就渐渐小了下来,但是嘈杂的声浪纷乱依旧,鲜卑人将所有能见到的,能拿走的,都死命的往怀里塞,往马背上捆,每个鲜卑人似乎都在疯狂的笑,疯狂的叫。
常山内寨之中,却显得很平静。
内寨角楼完备,寨墙之上,隐隐有一些被破坏的痕迹,露出了泥下的木胚。鲜卑人横七竖八的躺倒在寨前的地面上,最近的已经是逼近了内寨的寨墙。
这是刘强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看见常山大营的内寨。之前只能是远远的站在山岭看,因为距离的关系,虽然能看见有个内寨,但是许多细节是看不清楚的……
『大王叫你过去!』有个传令兵来到了刘强面前,冷冷的丢下一句。
刘强愣了一下,眼神有些低落,然后点了点头,往步度根的大纛而去。
在代表了鲜卑大王的大纛之下,步度根同样也在望着常山内寨,他的身边簇拥着许多鲜卑大小头目,一个个都是兴高采烈的,似乎都没有将眼前的这个常山内寨放在眼中。在他们感觉当中,外营都被打下来了,这个内寨自然也是指日可下。
见到了刘强走来,这些鲜卑人大小头目,脸上都有一些微妙的神色。一个鲜卑头目笑着喊道:『刘家子,这次干的不错!只可惜没能一口气打下来,你这常山太守,便多少缺了些味道!』
这句话一出,顿时也引起一片的笑。
刘强脸皮抖了两下,没搭理那个鲜卑头目,到了步度根面前,『见过大王。』
步度根没有立刻说话。
其余的鲜卑头目也都纷纷将目光投射在了刘强身上,这些目光里面有嘲讽,有不屑,有讥笑,有冷漠,林林总总,或许各有各的不同,但是唯一没有的,便是平等。
就像是看着一件东西,亦或是一条狗。
步度根咳嗽了一声,然后指着常山内寨:『这个汉人没什么本事,不会领兵打仗,只会缩着脑袋躲在里面!孬种!废物!我是看不起这样的人的……不过你很好,和这种废物不一样!这一次,你有大功,但是大功,只有一半,另外一半,便是在这里了!我且问你,有没有胆量替我取了这个汉人的人头来!你说,需要多少时间才能攻下来?』
刘强低着头,『属下人手怕是不够……』
『你要多少人?给你五百,嗯,一千,够不够?嗯?』步度根打断了刘强后面的话语,直接说道。
刘强沉默了片刻,说道:『属下愿意一试。』
『好!』步度根左右看了看,见方才挺胸叠肚的鲜卑头目现在都往后缩,一个个目光游弋,不由得皱了皱眉,然后点了两个人的名字,令其各自交出五百人给刘强,转头又对刘强说道:『这可是给你机会……这边打下来的,地方就是你的,到时候有了地,再找些人,不就是一份基业么?你好生做事,本王岂能不支持你?』
刘强便是拜下叩谢,步度根又上前搀扶,两个人似乎融洽得不得了。
步度根安着什么心思,刘强自然也是清楚,但是对于刘强来说,有一块真正属于自己的土地,比什么都强。
在刘强看来,大汉已经不行了。
这是刘强之前根据自己的判断得来的结论。
大汉已经早就已经外强中干,没看见大汉各地都在相互攻打么?现在那个大汉的皇帝,快玩完了!
所以这就是机会!
至于那个什么骠骑将军斐潜,刘强认为其实就是第二个董卓,当年董卓也不是强横一时么,但是转眼之间说死了也就死了,这个斐潜又能坚持多久?
刘强转身,走向了常山内寨的方向。
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先搞掉常山的这些汉人,然后鲜卑步度根自然要去收复大漠,也需要他在这里挡着南边,所以一来二去,他就可以在此或南或北,或东或西,等待时机的来临……总有一日,不仅是步度根,就连大汉的皇帝宝座,说不得都可以拿来坐一坐!
刘强走到了正在集结一个方阵当中,不等带队的军官说一些什么,便是劈手抢过他手中令旗,然后朝着常山内寨的方向上一摆:『传令!进攻!』
……(‵□′)╯……
赵云其实并没有走多远。
司马懿这一次的计划,比较激进。
不过赵云在衡量之后,还是同意了,并且上报了骠骑,也得到了骠骑的回复。
比起之前大汉王朝那种慢得令人发指,传递一个文书的时间单位是以月和年来计算的官僚机构,骠骑将军斐潜当下自然是灵活轻便,反应敏捷。
而且之前军事大事,动不动就是朝议,然后一堆懂军事的,不懂军事的,半懂不懂军事的混杂在一处,然后再夹杂着这个或是那个的情感,混入牵连着这样或是那样的利益,等到一切利益都交换完毕,大家吃的开心之后,前线的形势往往已经发生了新的变化,而此刻朝堂的指令或许才刚刚发出……
这样的指令,真到了前线,是照做,还是不遵从?
照着做了,结果和眼前的形势对不上,战败,那么就是前线将领指挥无能,治罪,斩了,和后方的大佬没关系,重新换一个将领再上。
如果不遵从指令,亦或是前线将领尽可能魔改的符合当前形势,打胜了,便是谋划得当,朝中大佬拿大头,前线将领拿小头,若是也打输了,那么就是前线将领目无王法,擅自篡改,罪无可赦……
到了宋代,没人愿意当兵。当兵都要刺字,要不然人都跑了,甚至不得已,抓了罪犯就送去当兵,『贼配军』三字便是淋漓尽致。
然而斐潜这里,就灵活机动了许多,特别是战区的划分,更是类似于唐代的节度使制度,各个防御区内大佬自己可以根据形势决断,上报备档后就可以推动策略实行,并且在前线的大佬一般都是对于军事比较内行,自然就不太可能出现外行指挥的弊端。
当然这样的模式也会有一些问题,但是既然斐潜敢这么做,自然也是有些底气的……
所以当下,当赵云看见了接连而来的狼烟警报之后,就立刻下达了返程攻击的号令。而号令一下,便是所有的兵卒都行动起来,开始返程。
没有人去询问为什么一开始向西,现在又转向了东面,一方面是因为赵云这一段时间打出来的赫赫威名,另外一方面也是这些兵卒本身信心强盛,敢于面对任何的挑战。
首先撞上的,便是鲜卑大王步度根派遣出来的斥候哨探队列。
鲜卑斥候没有想到赵云等人会出现在这里,他们甚至以为出来哨探是多此一举,毕竟这样就会减少了他们争夺常山大营之内物资的机会,导致别的鲜卑人获得许多,而他们什么都没有。所以这些鲜卑斥候一路之上都是骂骂咧咧,心思都在尽快糊弄完事,赶快回去,根本就没有认真侦查,等见到了赵云手下像是饿狼一般从山中扑出来的时候,才尖叫着惊慌失措的或是逃跑,或是企图反抗。
赵云的骑兵很快的就追上了这些逃跑的鲜卑斥候,或砍或射,将这些鲜卑斥候砍杀一空,然后便是马不停蹄的继续向前……
至于零星的几个见势不妙便立刻丢弃了战马,攀爬上了山躲藏的鲜卑人,赵云手下连多看一眼都懒得看,或是顺手牵了这些人遗留下来的战马就走,或是看不上眼就直接砍杀了。没了战马的鲜卑斥候即便是保全了性命,仅凭两条提要赶在赵云之前去报信,自然也是痴心妄想,只能是躲在山间瑟瑟发抖而已。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赵云兵马呼啸而过,马蹄声声在山谷之中激荡,然后变得更加雄浑,震人心魄,然后不断的向前蔓延,沿着道路往东延伸。马背上的骑士脸上带着渴望和兴奋,旌旗在风中招展,时不时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似乎也在渴望着鲜血和荣耀。
赵云提着长枪,轻轻挽着战马,『甘校尉呢?叫他过来。』
不多时,甘风到了近前。
『你不是一直念叨着要搞个大的么?』赵云看着甘风,『这一次倒是有个机会,只不过不知道你行不行……』
但凡是男性,当听到『行不行』的时候,总是一个激灵,甘风也不例外,顿时几乎都要在马背上立起来,以实际行动来表示一下自己到底行不行,『将军!将军,我可以,我行的!』
……─=≡Σ(((つ·̀ω·́)つ……
在步度根前方不远处,十几根号角吹得震天动地。
虽然说也获得了一些汉人的军鼓,但是没几个人懂得具体要怎么敲,所以大多数都是狂敲一阵了事,有时候还会出现不小心将鼓面敲漏的尴尬,因此大多数的时候还是选择了老本行,吹。
按照道理来说,嘈杂的声音是刺耳的,但是也有例外的时候,就像是现在,虽然说牛角号声混在叫喊声中,此起彼伏,震得耳膜都有些嗡嗡作响,但是依旧影响不了舒畅的心情,掩盖不住兴奋的话语,轻松的氛围似乎在表示着眼前的这个常山的内寨,转眼之间就能攻下来了!
步度根坐在一张马扎之上,身边的大小鲜卑头目拱卫着,多少有些悠然的看着,然后哈哈笑了几声,说道:『这个刘强,多少也有些像是我们的儿郎了……』
战场嘈杂,步度根又没有特意的提高声线,自然说出的话多少在一旁的人听起来有些模糊,但是没关系,周遭的大小头目也不管步度根说些什么,只要看着步度根笑,也都纷纷跟着笑了起来,就像是步度根方才说的话语是多么的有趣一般。
随着步度根攻克了常山大营的外围,步度根的威望就得到了明显的提升。无论何时何地,古今中外,一个领导人的价值就是能不能带着族人过上更好的生活,而现在看着那些在汉军大营正当拆卸争夺各种物资的鲜卑人,显然对于此时此刻的步度根统领十分的满意。自己的属下获得了好处,自然就要给步度根献上谄媚的笑容和马屁,这原本就是规矩。
然而谁都没有注意到,远处正有些鲜卑斥候满头大汗,脸色苍白的策马穿过了乱糟糟一片的鲜卑人群,朝着这里狂奔而来,马上的骑兵隐隐有些血迹,从肩甲之处流淌出来,一直蔓延到了战马的马背上。
等这些斥候到了近处,步度根才猛然间发现,不由得眼角跳动两下。
这些斥候浑身上下都是狼藉,胯下的战马也是喷出着白沫,在斥候滚落下马之后,依旧浑身颤抖,腹部剧烈的起伏着,站都有些站不稳,显然战马在这一段路是丝毫没有任何停歇,几乎是被压榨出了最后一份的力量。
鲜卑斥候直奔着步度根的大纛而来,脸色苍白,踉踉跄跄,披散着头发就要直奔而上,却被环立的步度根护卫拦住,大声喝问。
『放上来!』步度根原本想要站起来,但是想了想,还是坐着,然后挥挥手,示意护卫放行。
步度根周边的大小头目顿时有些紧张起来,不是说现在胜利就在眼前,即将全胜收场了么?不是说那个可怕的汉人将军已经远离,不在这里了么?不是说只有这样的一只汉军残余,不会出现任何汉人援军了么?
不少鲜卑头目心中都是一沉,难道说……
步度根坐着,神色似乎没有多少变动,甚至有一些懒洋洋的姿态,让斥候近前述说禀报。然后众目睽睽之下,就看见那名斥候扑到了步度根的面前跪下,然后叙说着什么……
这个时候,这些鲜卑大小头目又无比烦躁起来,周边的声音嗡嗡噢噢,使得他们根本听不清楚那个斥候到底说了一些什么,只能将目光死死的钉在步度根的脸上,想要从步度根的脸上读出一些内容来。
步度根点了点头,让斥候先退下。
太阳微微西斜,看样子是甩着屁股就准备走了,似乎留下了一句若有若无的话,老子还会回来的……
步度根扶着膝盖,缓缓的站起身。
『大王,大王……』
『大王,发生了什么?』
步度根脸皮抖了两下,然后构建出一个笑容出来,『好事!我们的儿郎……碰见汉人的兵马了!』
话音落下,众人便是一片大哗!
这是什么好事?
我们读书少,你莫要来蒙我……
步度根咳嗽了两声,显然没有什么效果,顿时压抑不住内心的翻滚,大喝一声,才算是镇住了场面,然后强笑了一下:『大家都别担心,本王早有定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