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shqs精彩都市言情 魔法塔的星空 愛下-第五百九十七章 宴會的慣例……-p7mqj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仅管受邀参与魔法师的宴会,但不太想跟陌生人接触的林,还是想办法把自己变成像一个小透明。但即便自己使出浑身解数躲开那些试图接近自己,但又意图不明的外人,难免有闲言闲语进到自己的耳里。
乡巴佬、活脱脱像个乞丐的穷酸魔法师、无礼之人,众多贬意的称呼,在说话者刻意放大的音量下,不光是引起与他谈话的众人一阵讥笑,也吸引了周围的一群人,加入他们的谈话中。当然,某人是一定要听到的,这些都是故意为之。
只是这种程度的挑衅,对于某人脸皮如铜墙铁壁般的男人来说,不算什么问题。他依旧是自己吃自己的东西,欣赏着那些无机物的艺术品,聆听还算悦耳的音乐。
倒是那句穿着像乞丐的批判,让某人稍微检讨一下自己的打扮。真的很糟吗?
明末漢之魂 實在閑得疼
火 淺草茉莉
左右看了看,跟自己平常时的模样差不多呀。尽管这套衣服被自己穿着,已经通过闪现术数回了。腐朽的情形虽然还不明显,但跟全新的相比仍是有差。是这个原因吗?
再举起手臂,嗅了嗅自己的衣袖。嗯,也没有什么怪味道。那么对方单纯为骂而骂啰?
不过自己的品味,不管是在穿越前还是穿越后,都是被大多数人评为不及格的。也许在这种场合,确实是不太庄重。而且自己穿得很随便的最主要原因是,既然都预期衣服会烂掉了,所以从一开始就不是穿什么好料子的上身,省得之后心疼。
不过看来这么随便的态度,反倒成了别人看轻自己的原因之一。人难免以第一印象来评价一个人,私底下随便穿也就算了,在这种正式的场合太随便,那不是装逼,而是不尊重其他人。任谁也不想跟一个穿着破破烂烂,跳蚤、苍蝇满身飞的人同桌吃饭吧。
而且趁着这次的机会,也有件事情应该要正视它,而不是继续当作没看到了。因为闪现术的特性所影响,自己长久以来只穿最普通的衣服,身上的配件也只带消耗品类型的,坏了烂了都不会心疼的那种。用游戏术语来说,就是回避率加到满点,但防御力基本为零。
然而之前不就遇到一回无法回避的情形,来自疫病之神的诅咒。幸好那位大佬只是单纯提供神力,诅咒自己的另有其人。最后不但化解掉那个诅咒,更从中有大收获。但能够每次都这么幸运吗?下一次解不掉的话,怎么办?只能指望芬帮自己复活了吗?
前段日子因为四处漂泊,没办法静下心来解决这方面的问题。如今都安定下来了,还把那个跟性命攸关的事情放在一边,那就太说不过去了。结合近期的研究心得与成果,一个念头不可遏止地在某人的脑海里滋长着。
豪門替嫁:總裁,我不做契約新娘
就在林浮想联翩的时候,一声问候从背后传来。“崔普伍德阁下。”
这回没有闪现走人,是因为背后那位是个熟人。数学课听讲的魔法师之一,格瓦讷帝国皇帝禁卫军团的赫伊里。对熟人要是只甩一个后脑勺,也太不给面子了,所以还是得应酬一番。
转过身,行了一简礼,林问候道:“赫伊里阁下,日安。”
基本上,某人对于数学课上会遇到的学生都很客气。没办法,论年纪的话,里头真找不出有几个比自己年纪小的。尽管自己的年纪刚过四十出头岁,但这些人哪个不是白胡子一大把。
自己可不敢占着讲师的威风,对他们颐指气使的。要不然同时对付上百个法爷,就算自己不死,也得减半条命吧。
而这位被林和芬两人都教训过的帝国禁卫,有着百折不挠跟自来熟的精神。还没被整坏掉的他,就是有办法腆着脸,跟人熟络地交谈。
只是他还没上前跟人碰杯打招呼,旁边就有其他人阴恻恻地说着:“奇怪,这里好像有什么臭味。”
“臭味?”林没想那么多,鼻翼抽了抽,四处嗅着。“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呀。赫伊里阁下,你有闻到什么吗?”
“没有,有什么怪味吗?”说是这么说,但赫伊里的表情却十分耐人寻味。像是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两人齐转头看向声音来的方向,那是个被一群人簇拥着的年轻贵族。除了那件魔法师小披肩说明了他另外一重身分外,全身上下浓厚的贵族奢华气息。一时间,会让人有着‘究竟是自己跑错棚,还是对方跑错棚’的感觉。
这个脸上擦脂抹粉的年轻人,用着昂贵的丝绢手巾摀住口鼻。厌恶地看向某人,说:“你这个不知道从哪个穷乡僻壤来的人,你确定你有资格站在这里?还不赶快回去你应该待的地方,那些满是死尸与粪尿的贫民窟。”
林听了不怒反喜,说道:“哦,我可以走吗?我真的可以走吗?那我就走啰。”
心知看戏看不下去的赫伊里,一把抓住了这位数学课的讲师。平常时,假如想在课后留下这位,一定要事先讲,并取得对方的同意。要是等到课程结束才想拦人,绝对拦不到人。
曾在某次课堂上,这位可是自诩为全迷地最会逃跑的魔法师,无人可以反驳……上百号法爷试了两个多月,每一回都是连屁都吃不着。没有提前讲,全都只能明天再见。
所以赫伊里抓住人后,说道:“虽然很想看你一走了之之后,这小子会被那些人修理成什么模样。但考虑到我就在你旁边,要是没阻止,被那些人连我一起怪罪,那可就倒大楣了。所以行行好,多留一下,那群人也该找你了。”
像是对某人的反应也很意外,所以这群人又改了个态度,隐隐成包围的站位。带头的那个年轻人更是欺近几步,只要再前进一点,就是他拔出腰际的细剑,可以伤到某人的距离。
看着这样的阵仗,林朝着赫伊里靠了过去,指着身旁那群虎视眈眈的人,问道:“这种人你熟,我应该怎么做,才会让他们放弃找麻烦?”
“认输如何?同意各种吃人的协议,包含骨髓都要有不保的觉悟,也许还能剩下一点后,抽身宁人。”赫伊里很认真地回答道。
在他心中,他更希望这个魔法师愿意听从他的安排,任由帝国将他摆成各种姿势。如此一来,自己的升迁有望。但很可惜,自己在仕途上似乎到头了。所以至今他还留在圣城,说是任务的延续,不如说有点自暴自弃。
然而被视若无睹的一群人,看着对面两个魔法师径自闲聊着,怎么可能接受这样的画面。带头的那个年轻人喝斥道:“死到临头了,还不自知。有空说笑,何不想想保全性命的方法。”
面对这样的威胁,林继续问着身后的熟人。“你确定,你们的人真要玩那么大?”
赫伊里却是讪笑说道:“会吠的狗,不咬人。就只是恶心人而已。”
气焰嚣张的年轻人还没来得及反驳,大魔法师卡班拜的好友,同为大魔法师的比詹便穿过组成防线的人群,还顺手推开了几个,将他们看似固若金汤的防线打开了一个缺口。
像是做了件微不足道之事的大魔法师,恭敬地朝着林行了一礼,说:“崔普伍德阁下,诸位大人们要我过来,邀请阁下过去一叙。”
年轻人怎么可能忍受被无视。他大手一挥,有更多人加入防线之中。那位贵族之子恶狠狠地说道:“你们今天谁也别想离开。谁出面说情都一样!动手!”
就看他一声令下,全场悄然无声,谁都没有动作……
站在包围圈中的三人,当然毫无畏惧。他们甚至正眼都不看向那叫嚣着的年轻贵族,而是如临大敌般,看向另外一侧,那位走出来的魔法师。格瓦那帝国第一军团第一魔导大队大队长,法圣巴巴克阿布那罕穿过自动分开的人群,走了出来。
網遊之技能竊取者 半世浮華
鬼神都市 午夜聽風語
这位真正的大人物,朝着林走来,说道:“盖布拉许崔普伍德?阁下可真是让我好找呀。我可是等了好几回,都等不到你的人。费尽千辛万苦,这才总算见到一面了。”
“大人。”虽然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但看在身旁的两人都低下头了,某人也没有例外,跟着低头见礼。
要知道大魔法师比詹,那可是实力高、资格老,林相处的这段时间,除了卡班拜那个过命的兄弟外,还没看过这位服过谁。能让他低下那骄傲的脑袋,这个人绝对不简单。只是对方口中所谓的等了自己几回,是怎么一回事?自己可没有这样的印象。
这时那位年轻贵族之子怒喝道:“阿布那罕,还不让你的人拿下他。”
围住此地的大多数魔法师,不是用看着白痴的眼神,就是露出同情的目光。偶有几个想要听从命令上前的,隐隐被其他人卡住而无法动弹,又或是被人暗中控制住。
法圣巴巴克阿布那罕也不理睬那些莫名其妙的指示,而是朝着身旁的好友阿提拉,说:“这个年轻人比他兄弟还糟糕呀。”
“他兄弟是谁?”阿提拉问了一句后,看了眼年轻人身上的纹章,做恍然大悟貌。“哦,你是说军图室里头的那位吗?我倒觉得他们差不多,一样都很糟。”
被调侃的年轻人,怎么听不出这几人口中的轻蔑之意。他怒极说道:“阿布那罕,不要忘记你的身份。我的长兄可是军图室的参谋军官,随时可以……”
“我当然记得。而且我还记得的非常清楚,按照帝国军制,就算你的兄长来到我的面前,他都没有命令我的资格。他必须先得到军务大臣所签署的命令书,再将命令书送达第一军团的军团长手上;最后是军团长布达命令给我,我才会按照命令行事。且不说我现在是休假,属于私人的时间。就连皇帝都没资格越过这些程序直接命令我了,你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