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eea優秀言情小說 漫遊在影視世界 不是馬里奧-第六百六十六章 我真不是太監鑒賞-yyeqm

漫遊在影視世界
小說推薦漫遊在影視世界
听到竹林边缘响起的脚步声,丁翀收起笛子扭脸望去,眼见林跃单枪匹马过来,微微偏了偏身,原本踩在青石上的一只脚放下来。
“阉货,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一声“阉货”叫的林跃皱了皱眉:“妙彤呢?”
丁翀跳下青石,面带鄙夷看着他:“妙彤姑娘跟着你这种阴阳人,实在是太委屈了。”
林跃眉头皱的更深了,怒气在心头涌动,难听的“阉货”和“阴阳人”正在不断消减他对丁白璎那群人的好感。
“怎么?不高兴呀?难道你下面有那一截?给妙彤姑娘赎身后还没洞房过吧?所以我说你是阉货错了吗?”丁翀一甩青布斗篷,摘下背在身后的圆盾和短刀,一脸仇恨地看着他:“我看云气坡风水不错,背山面水,便宜你这太监了。”
林跃没等说话,就听见侧后方异响,回头一瞧,一个壮硕的身形踩着满地竹叶堵住了他的去路。
邪王澀妃 星心的形狀
“喂喂,丁翀,别那么猴急,这么个五体不全的东西,葬在云气坡不是坏了此地的风水,我看北边有块盐碱地不错,埋在那里兴许能烂的快些。”
丁泰一脸玩味地看着前方衣着单薄的东厂公公,他们决定对这条一直追着屁股咬的疯狗下手前查过他的老底,知道是个没有根基,单纯依靠溜须拍马和小聪明上位的家伙,虽然有些惊讶他为了妙彤真敢单刀赴会,但是对于阉党,自然是怎么做都不过分的。
看看前方,再望望后方,林跃寒声说道:“案牍库是你们烧的吧?郭真也是被你们灭口的?连皇上都敢加害,就不怕满门抄斩,诛你们九族?”
“哟,这阉狗知道的还不少呢。”丁翀用刀拍拍圆盾表面,发出清脆的金属撞击声:“不过那由怎样,难不成你以为自己能活着离开这里?”
丁泰也在后面说道:“杀你这样的狗东西,大爷我还嫌脏了手。”
咚~
狼牙棒满布尖刺的棒头落在地上,震起一团湿腻的土壤,空气中多了一股草木腐败的气味。
“丁翀,人交给你了。”
“人我杀,埋尸的活归你。”
“没问题。”
在他跟丁翀的谈话里,林跃似乎成了一只随随便便就能宰了的弱鸡。
嚓,嚓~
短刀摩擦着圆盾边沿,溅起点点火星。
林跃面无表情说道:“原来你们绑走妙彤,就是为了引我出城好下杀手啊。”
一缕夜风拂过,轻细的竹叶沙沙作响。
丁翀脑后的浪人辫晃了晃,斗篷的下摆也晃了晃,她用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看着他,这么显而易见的问题,用得着回答吗?
“我还以为你们是要跟我做交易呢。”林跃说道:“不过没关系,你们不跟我做交易,我倒要找你们谈一笔交易。”
听他这样讲,丁翀手上动作一慢。
林跃扭脸看向侧后方绿竹稀疏片区:“既然来了,不现身一见吗?”
竹林里人影一闪,丁白璎握着那把辨识度极高的戚家刀走出来。
裙摆轻晃,剑穗飘摇,虽是女人,却有着文人的儒雅和剑客的风流。
“我很想知道你有什么想说的。”丁白璎在距离林跃两丈的地方站定:“如果你想拖延时间,我劝你最好熄了这份心思。”
她的眼睛里有鄙夷和漠视,要不是对面那个阉人一直紧咬案子不放,她想知道他对案情掌握到哪一步了,根本不会现身想见。
“你们杀了郭真灭口,又想杀掉掌握了重要案情的我,那你们有没有想过将来有一天也会给别人灭口?”林跃说道:“你们和郭真合谋刺杀皇上,不会是为了自己吧?”
这话说的丁白璎脸色一变。
女大神求放過 江陌
“当年明太祖对有功之臣都做了什么,你应该听说过吧?一起打天下的能臣干将尚且如此下场,对于那些知道自己丑闻的臣子,又会做到什么地步?”
“不男不女的阉狗,你想挑拨离间?”丁翀举起短刀,冷冷地注视着他。
“跟着我,在这乱世中,保你们不死。”
“呵……呵呵哈。”丁翀像是听到天地下最尴尬的笑话,她的笑声也挺尴尬的:“区区一个太监,下面都没有的狗东西,你以为你是魏忠贤呀?”
丁泰说道:“他是魏忠贤就好了,一刀下去从此天下太平。”
“没有魏忠贤就会天下太平吗?还有,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林跃看看丁白璎,看看丁泰,视线移动到丁翀脸上:“我不是太监。”
“不是太监?他说他不是太监。”丁翀觉得眼前这个阉货太会哗众取宠了:“你把裤子脱了给我看看,如果那东西还在,我就相信你不是太监。”
丁白璎原本平静的脸上有了新表情。
鄙夷。
嘲弄。
以及悲哀。
青銅計劃 江浩渺
“杀了吧。”
说完这句话,丁白璎转身往竹林深处走去,夜风吹动她的长发和长衫,真是背影飘逸,气质超群。
她深信信王不会害他们,因为那是个知书达理,温文尔雅的君子,而且这个世界上再没有比他们更忠心的人了,一个人事不能的太监居然想离间他们的君臣感情,真是卑鄙下作。
丁翀一声大喝,足下发力,短刀急刺林跃胸口。
在她看来,一个普通家庭出身的弱质太监,能有几分战力?
然而就在短刀接近目标不到一尺的时候,前方人原本放在身后的双手往上一撩,当的一声轻响,短刀被拨开。
丁翀吓了一跳,眼睛捕捉到一线青光横扫而至。
快,快的不可思议。
她来不及多想,赶紧举盾格挡。
也就在这时,一只脚猛地踢中她的小腿,身体不由自主往侧方歪倒。
怎么可能?!
“撤手。”
随着一声暴喝,短刀离手,随之而来的又是一记重脚。
嘭~
虽然用圆盾挡住了,可是一股巨力带动她的身体向后飞出四五米,重重地摔在地上,感觉全身骨头都散架了。
与此同时,发现情况不对劲的丁泰举着狼牙棒冲入战场,对着林跃的后背砸下。
呜~
数十斤的东西裹着怒风而去。
谁想对面小太监仿佛身后长眼,双脚在地面一蹬,以极快速度后退,赶在狼牙棒落下前撞进怀里,完了向后一拧身,旋动的手肘击打在他的头上。
丁泰只觉眼前一黑,疼痛顺着左耳辐射大半张脸。
他这还没反应过来,前方身形单薄的家伙右肘再至,啪,又狠狠怼在他的右耳。
囧神養成記2
一下懵,两下晕。
官場新貴
咚~
狼牙棒落在地上砸出一个坑,丁泰跟着倒在地上没了声息。
丁翀和丁泰几乎一个照面就被干倒在地。
丁白璎呆住了,一脸震惊地看着对面的小太监,陆文昭明明白白告诉过她,林三就是一个没背景没武功的家伙,为什么……为什么突然之间变得这么厉害了,之前她还觉得绑架妙彤逼人出城杀掉的办法相当于杀鸡用牛刀,哪里知道这只鸡超厉害。
那些想法来的快去的也快,她右手握住刀柄冲向林跃,足下步伐碎而快。
踏踏踏踏。
鞋底拍打地面。
奔跑途中她把刀举起,往面前一丢,握着刀柄的手猛地一抽。
呛的一声长刀出鞘,从右下向上一招挑斩,砍向林跃的头。
很快,姿势也帅。
不过对于来赴约之前把个人属性点到19敏捷的林跃来讲,还不够快。
足尖一横,腰一扭,子午鸳鸯钺往前面一迎。
锵~
子午鸳鸯钺的刀刃和戚家刀刀刃摩擦,一路火花流窜。
林跃往前推,丁白璎就往后退。
孰强孰弱一合便见分晓。
眼见力量、敏捷都被压制,她有些后悔,后悔不该这么轻敌,刚才三个人一起上的话,兴许已经搞定林三。
嘭~
哗~
丁白璎撞在一根竹子上,震得一片竹叶落下,就在她的注意力被稍稍分散的瞬间,卡住长刀的一只钺朝着咽喉抹来。
她赶紧往旁边翻身,在地上打了个滚,手拍地面刚要起身,右腿突地一寒,然后是难忍的刺痛。
便在这时,身前人影一闪,一只手握住了她握刀的手腕往前一拉,又变拳一捶,狠狠地打在她的虎口上,戚家刀难以攥握掉在地上。
林跃顺势把她的身体一掰,没有丢出的那只钺锁在她的咽喉处。
“我再给你一个机会,投降还是顽抗?”
丁白璎极力仰头,想要看到他的脸,这个男人太强了,超乎想象的强。
“阉狗,放开师父。”
快穿之我才是女主
这时后面传来一声怒吼,恢复几分气力的丁翀捡起掉在地上的短刀攻来。
丁白璎尚且不是他的对手,何况是丁翀。
只是一眨眼,短刀落地,林跃的脚在下面一勾一绊,放着好好的汉服不穿,非要整点浪人元素的丁翀倒在地上,这次再也爬不起来,只一脸仇恨地看着他。
“阉狗,你有种就杀了我。”
林跃看着她眯了眯眼,脑海闪过一个奇葩的想法。
“你不是要看我有没有那东西吗?今天我不仅让你看,还让你用,看你以后还有什么资格骂我阴阳人,阉狗,五体不全的东西。”
嘶啦~
嗤~
“你……你想干什么?”
“王八蛋。”
“你放开我,放开我啊……”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过后。
现场没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