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0mfg精彩言情小說 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ptt-第二百四十六章 宇智波佐助:幸好你沒變過,這樣我殺掉你就沒什麼壓力了-1j2in

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小說推薦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远古巨龙的速度很快。
上午的时候,他们就抵达了目标地点。
上原奈落望着下方的一片荒芜,看着宇智波鼬和宇智波佐助兄弟两个开口道:“鼬先生,佐助君,需要我们帮忙把这里变成一片平地吗?这样会显得公平一些。”
“不必了。”
宇智波鼬摇了摇头,从远古巨龙上站了起来,声音有些消沉道:“这里曾经是我们宇智波一族建造起来的据点,现在就让它见证着我们一族的最终宿命吧!”
“那我们帮忙加固一下?免得被你们破坏?”
上原奈落说完之后,转身看向了在场的众人,高声道:“在场哪位前辈擅长土遁忍术…”
“也不用了。”
宇智波鼬匆匆打断了上原奈落的话,他觉得上原奈落的脑子有问题,怎么什么事都要插一手的意思?
宇智波鼬心里叹了一口气,看着上原奈落疑惑的目光,轻声解释道:“今天我和佐助注定会有一个人战死在这里,那就让这个据点做他的埋葬之处吧!”
“…可以。”
宇智波佐助也连忙点了点头。
上原奈落挥了挥手,控制着远古巨龙落了下来,轻声招呼着晓组织这群观众:“那我们就进去找个合适的位置吧!”
宇智波鼬:“……”
宇智波佐助:“……”
在宇智波兄弟无语的眼神中,这群晓的成员鱼贯而入,走进了宇智波的据点,各自挑选着合适观看的位置。
佩恩坐在了宇智波据点的石椅上,看着宇智波鼬和宇智波佐助进来之后,想起了自己作为主持人的责任。
噔…
噔…噔…
佩恩的手指轻轻叩击着石椅,注视着宇智波鼬和宇智波佐助的脚步停下,他的声音忽然变得冷漠了起来。
“可以开始了…”
佩恩的声音还未落下,宇智波佐助就拔出了自己的忍刀,猛地斩向了身边的宇智波鼬!
只是一刀,就斩开了宇智波鼬的胸腹!
宇智波佐助的嘴角勾了勾,注视着躺倒在地上的宇智波鼬,就打算说点儿什么的时候,一阵惊呼声打断了他的想法。
冷帝極寵腹黑妻
“哇啊…”
迪达拉为这一刀感到惊呼,他从来不会隐瞒自己。
其他人顿时大为不满地看着迪达拉,认为这家伙实实在在破坏现场肃杀的气氛。
可还有一个更破坏气氛的人。
啪啪啪啪…
追妻守則:軍少勾入懷
上原奈落慢慢伸出双手,在一群人无语的目光中,鼓起了自己的手掌,开口称赞道:“不论是佐助凌厉的一刀,还是鼬先生的乌鸦替身,都值得我们为他们鼓鼓掌吧?”
“……”
在场众人各自彼此对视了一会儿。
好像,上原奈落这家伙说的有点儿道理?单单只是佐助的那一刀就足够称得上忍界有数的剑术高手了啊!
巫神
潮水般的掌声响彻了整个宇智波据点。
“……”
宇智波佐助的脸色都黑了一层。
在别人生死之战的时候鼓掌,晓组织这他妈的真敢做啊!
地上的宇智波鼬化为了一只只乌鸦消散,重新在另一边凝聚出了宇智波鼬的模样,他脸色十分平静,显然宇智波鼬的心理素质极好,哪怕再尴尬也不会表现出来。
下一刻,宇智波鼬合拢了自己的手指!
宇智波佐助也顾不得尴尬,甩手掷出了一柄巨大的机关手里剑,将千鸟覆在了机关手里剑上,就要打断了鼬的结印。
谁料到,宇智波鼬的眼眶中写轮眼疯狂旋转!
藍顏亂世–銀雪傾城 冰城幻舞
“月读!”
下一秒,月读幻术就命中宇智波佐助,宇智波兄弟的意志同时进入了月读空间之内!
幻术比拼就不是在场的人能看出来胜负的了。
大家顿时开始有一句没一句地讨论起来,可惜在场的人对于幻术基本上都不怎么玩得转,连月读的原理都搞不明白。
谁料到,下一刻宇智波佐助单膝跪倒在地!
显然这一场月读空间的幻术比拼已经结束,上原奈落勾了勾自己的嘴角,在月读空间之内,宇智波鼬这家伙想要泄露的万花筒写轮眼情报已经都泄露给自己的弟弟了吧?
“佐助,真是长大了呢!”
另一边的宇智波鼬倒在地上,紧紧地抚摸着自己的眼眶:“竟然连我的月读也能破解了么?”
“原本我就找到了破解月读的办法,但是这一次的月读未免也太过粗糙了吧?”
佐助挥舞着自己的忍刀站了起来,指着那群身穿祥云黑袍的人影开口道:“鼬,你的幻术的确逼真到让人难以分辨,但是你却忘了,在月读空间里制造出来的那群家伙们太安静了吧!
不论是你说的宇智波带土还是传说中的宇智波斑,还是我们一族带有诅咒的万花筒写轮眼的故事,月读空间的那群家伙们怎么可能还若无其事地坐在那里!”
“原来是他们的存在露出了破绽…”
宇智波鼬慢慢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轻声道:“没想到是因为今天的观众太多,才让幻术露出了破绽,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呢!”
“不过,感谢你的告知。”
宇智波佐助探出了自己的忍刀,紧猛地挥舞着忍刀冲向了宇智波鼬:“你的那双眼睛,我就毫不客气地收下了!”
一道电光骤然包裹了宇智波佐助的忍刀!
正是他的得意忍术,雷遁·千鸟刃!
宇智波鼬皱了皱眉头,伸手抓住了佐助的手腕,两人展开了一场绝妙地体术交锋!
飞段望着宇智波兄弟之间的战斗,挠了挠自己的脑袋,看着其他人出声问道:“他们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怎么听不太懂?有没有听明白的人啊?”
“闭嘴就好了。”
角都嫌弃地看了一眼自己的队友。
迪达拉也嫌弃地看了一眼飞段,不过他还是开口解释道:“就是刚才宇智波鼬和宇智波佐助在幻术里面交锋的时候,他们似乎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但是宇智波鼬在幻术里面制造出来的我们表现得太安静了,所以让宇智波鼬露出了破绽,懂了吗?白痴!”
“混蛋!我杀了你啊!”
“全部闭嘴!”
晓组织的观众素质实在不高。
宇智波佐助和宇智波鼬也顾不得他们了,兄弟两个之间也打出了真火,一团团火遁忍术开始在这片区域中释放!
“火遁·豪火球之术!”
两人的豪火球之术瞬息之间升高了这片空间的温度!
观众席上的晓组织众人终于隐隐觉得这里有些不太安全,毕竟这两个拼命的家伙可顾不得减少他们术式的威力!
全娛樂遊戲帝國 農夫漁父
在上原奈落的带领下众人又开始鱼贯而出,撤出了这座据点,重新登上了远古巨龙的天空VIP观众席。
这个举动非常明智。
片刻之后,宇智波鼬就被打出了据点!
推掉那座塔
整座据点很快就在他们的火遁交锋之中摇摇欲坠!
迪达拉有些惊讶地望着地面的豪火球之术:“宇智波佐助竟然这么厉害吗?火遁忍术的造诣竟然超过了鼬那个家伙?”
“呵呵…”
干柿鬼鲛笑而不答。
如果迪达拉亲自下去体验一下的话,宇智波鼬肯定会让迪达拉知道什么叫六秒一印,什么叫火遁世家长子。
“天照!”
地上响起一声凌厉的喝声!
整个大地在一瞬间被一团黑炎包围,正是宇智波鼬的万花筒写轮眼瞳术天照,这种万物皆可焚烧的漆黑烈焰!
可惜的是,宇智波佐助似乎早对天照有所防备,他骤然掏出了一张卷轴,合拢了自己的手掌,低声喝道:“封火法印!”
周围滚滚袭来的无数漆黑烈焰被他用封印吸收!
白绝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惊色:“这怎么可能?佐助竟然早就准备好了天照的破解之法么?”
黑绝阴沉着声音开口道:“哪怕是万花筒瞳术,本质上也只是火属性和阴属性的查克拉而已,宇智波佐助应该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毕竟佐助也是宇智波一族的天才,如果早有防备的话,确实有可能研究出来针对天照的办法…”
“……”
上原奈落看着佐助用封火法印封印天照的时候,忍不住将目光看向了干柿鬼鲛,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术式应该是自来也的吧?
下一刻很快就有人说出了真相。
宇智波佐助完成了对天照的封印之后,脸上露出了一抹疯狂的笑容:“鼬,去年你在发现自己火遁术式威力不如我的火遁更强的时候,就偷偷研究出了这一招封印…
原本这一招应该是你用来想要封印我的火遁忍术,没想到会在今天被我学会拿来针对你的天照吧?”
“确实没有想过。”
宇智波鼬慢慢地摇了摇头,低声道:“佐助,这几年你的确成长了很多呢!真是超乎我的想象…”
远古巨龙身上。
干柿鬼鲛微微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当初我们遭遇到木叶三忍之一的自来也时,鼬先生的天照似乎就被那位大人封印了起来,鼬先生自己研究出来了这一招封印术,没想到这一招被宇智波佐助偷偷学会了…”
迪达拉嘻嘻哈哈地望着地上的战斗:“这就是作茧自缚吗?宇智波鼬只顾着拿自己的弟弟修炼,没想到他的术式也在被佐助这个隐忍等待复仇的小家伙偷偷学会吧?”
“……”
上原奈落整个人都无语了。
原本上原奈落认为宇智波鼬这家伙可能会放点儿水,没想到这他妈已经不是放水了,是直接放了一个四大洋!
因为宇智波佐助一直在他身边,所以宇智波鼬完全可以偷偷摸摸地把任何忍术都悄然让宇智波佐助复制。
宇智波鼬这家伙竟然还研究出来针对天照的术式偷偷想办法教给佐助,这是生怕他弟弟杀不掉他么?
上原奈落和干柿鬼鲛能看得出来。
其他人却只觉得这场战斗一波三折,每当宇智波鼬占据上风的时候,宇智波佐助就会重新逆转局势。
宇智波鼬是凭借自己的实力和古怪的瞳术压制佐助,宇智波佐助却总会凭借出针对宇智波鼬能力的术式成功翻盘。
赤砂之蝎不由得低声感叹道:“宇智波佐助复仇的意志居然这么强烈吗?竟然把宇智波鼬的情报收集得这么完整?”
“是啊!”
神醫小毒妃:皇叔,別兇猛 楊十九
干柿鬼鲛轻笑了一声,咧出了一个异常难看的笑容:“这几年的时间我可是都看在了眼里呢!佐助这个小鬼为了杀死鼬先生,从来没有松懈过呢!”
地上的战斗即将分出结果。
宇智波鼬最强的万花筒写轮眼瞳术天照和月读都没有结果,火遁忍术也无法媲美宇智波佐助,他的败局已定。
宇智波佐助站在了高处,俯视着早已没有任何底牌的宇智波鼬,冷声开口道:“宇智波鼬,你的一切我都看在这双写轮眼里,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现在,他就要将这个罪孽深重的兄长埋葬在这个地方,祭奠那些被他屠戮的族人们!
天空中开始下起了雨。
宇智波佐助仰头望着天空中的雨水,任由他们冲刷着自己的脸,慢慢伸出了自己的手掌,迎接着雨水的洗礼。
宇智波鼬捂着自己的嘴唇,擦拭着嘴角的血液,站起身来望着高处的佐助,眉毛微微弯了起来。
“宇智波鼬,你的查克拉已经不多了吧?”
佐助低头注视着宇智波鼬,轻声道:“我清楚地计算过,无数个日日夜夜我都在演练着我们之间的战斗,而你却从未把我放在眼里,现在临死之前,你这家伙还有什么遗言吗?”
“佐助。”
宇智波鼬脸上的笑容越发浓郁起来,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有些温和:“现在说这些的话未免太早了呢…你知道为什么我从来不会在意你的复仇吗?”
“什么?”
宇智波佐助挑了挑自己的眉毛。
“因为在这个忍术面前,你为之努力的一切都毫无意义。”
宇智波鼬伸出自己的手掌抚摸着自己的眼眶,低声道:“万花筒写轮眼可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简单,当你得到万花筒写轮眼的时候,只要努力修炼引导出来里面的瞳力…
当你引导出来万花筒写轮眼的力量足够强大的时候,就会觉醒出来一个终极瞳术,能够将无形的瞳力化为有形之物…
就是個道士 泛舟子
而这种有形之物,我们宇智波一族在关于万花筒写轮眼瞳术的记载上,有一个非常让人畏惧的名字,它的名字就是…
须佐能乎!”
下一刻,一个红色的骨架从宇智波鼬的身上飘然而起,渐渐组成了一个红色巨人,慢慢笼罩了宇智波鼬的身体!
在宇智波佐助和晓组织众人望着须佐能乎现身的那一刻,都不自主地露出一抹惊愕的目光时,宇智波鼬透过须佐能乎看着宇智波佐助,他的脸上依旧十分平静。
“正是因为觉醒了万花筒写轮眼的终极瞳术须佐能乎,才是我为什么这些年以来一直没有提防过你的原因,拥有三勾玉写轮眼的你,为什么会逃过万花筒写轮眼的视线呢?”
宇智波鼬的嘴角微微勾了起来,露出了一个胜券在握般地笑容:“哪怕你从我这里偷偷学到了无数忍术也没有关系,因为在须佐能乎面前,一切都毫无意义…”
“……”
宇智波佐助陷入了沉默。
他的脸上开始顺着雨水滴落着汗水。
宇智波佐助望着红色须佐能乎中的宇智波鼬,脸上忽然同时露出了一副笑容:“其实这些年来,我也一直有想过一件事,那就是你会故意死在我的手下…”
宇智波佐助慢慢松开了自己的忍刀,轻笑着继续道:“所以每次偷偷复制你的忍术时,我都会有一些愧疚感,因为我无法判断到时候我杀掉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哥哥,或许我甚至会下不了手,因为胜利可能来得太过容易。”
宇智波佐助的手掌慢慢合拢起来,平静地结着自己的手印,轻声继续道:“现在我不会再有这种负担了,你果然还是那个高傲自大的宇智波鼬,以为一切尽在你的掌控之中。”
宇智波佐助重新抬头,仰头看着空中云层飞舞的雷电,任由雨水、汗水流淌在脸上:“宇智波鼬,这样也非常好,因为这样的话,我杀掉你的时候,其实就不用在意了。”
天空中的雷电飞舞。
下一刻,一个庞大的雷兽从云层之中跃然而出!
庶女驚華:傻妃馴邪王 元寶兒
宇智波佐助的手指猛地指向了地面上的红色须佐能乎,引导中空中的雷兽轰然落下,冷喝道:“伴随着雷鸣消失吧!宇智波鼬,带着你的高傲和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