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hdi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狗頭大軍師 txt-第一百四十八章 是何出身相伴-1mafb

狗頭大軍師
小說推薦狗頭大軍師
眼下盘踞在山寨中的,除了东阳府的这几家势力外,便只有苍梧派的那名内门弟子孙胜兴与万兽王左军师飞狐方觉所率领的这一支万兽王的人马。
殺嫡 花羽容
而这三方势力中,虽然是以苍梧派的名头最大,乃是当今武林中的七大门派之一,但却也是眼下寨中势力最小的。因为孙胜兴只是苍梧派一名无甚名气的普通内门弟子,而且此来只是孤身一人,完全代表不了苍梧派。东阳府的几家势力肯放他进寨落脚,也只是卖苍梧派一个面子。孙胜兴对此也很有自知之明,进寨后就显得非常低调,拒绝了于占元与方觉等人的邀请,独自一人居住到了靠近后寨门的一座小院子,也是勾陈原本在山上的居处——南山居。
歸香
孙胜兴只是孤身一人,估计就是纯粹适逢其会碰到了,然后一时好奇上山来看个热闹。而东阳府的这几家势力与万兽王的那支人马,就绝不只是冲着看热闹那么简单了。同时,这两方也都是人多势众,带了不少人上山。
所以方觉等人在住进寨子后,虽然也表现出了强龙不压地头蛇,没有跟东阳府的这几家势力争抢浮云居与太极殿这两处寨子中央之地以及整个寨子条件最好的地方,但是却也同样有派了人在城墙上盯着寨外的动静。不过为了表现出对东阳府这几家地头蛇势力的礼让,方觉派去的人很少,只有两个,前寨一个,后寨一个,而且还都隐藏了起来,没有让东阳府这几家势力发现。
正因为前寨也有方觉放下的一个暗桩,所以当勾陈带着李长丰、罗星等人进寨时,方觉也同样得到了消息。不过他在知道后,却是并没有立即带人出来查看,而只是派人继续盯着勾陈等人打探消息。
腹黑狂妻
对他们来说,既然眼下并没有占据寨中的中央之地,而是做出了强龙不压地头蛇之势,让给了东阳府的这几家地头蛇势力,那眼下另行有人进寨,也理应是这几家占据了寨中主位的东阳府地头蛇势力去出面处理。他们眼下居于客位,自然用不着急着出去。
本来方觉是指望东阳府这几家势力能够试探出勾陈等人出身来历的,但谁知于占堂等人太过无能,勾陈这边也太过厉害。所以当派去盯梢的人把打探到的消息回去告诉方觉,尤其是在方觉得知勾陈竟能以喝声轻易杀死一人时,立即对勾陈等人起了兴趣,这才带着人赶过来查看。没想到刚赶到,就遇到了这一出。
他在得知勾陈能以喝声轻易杀死人时,也是已经推断出了勾陈会使内功中极为少见的音杀功夫,心里当时也立即认定了勾陈的出身来历必定不凡。否则如何会使这种极为少见的音杀功夫,这种功夫不但难学难练,就练传承也极少。不是底蕴深厚的大门大派与武林世家,恐怕也掌握不了这种极为少见的音杀功夫传承。
至于盯梢之人旁听到的勾陈出身一个籍籍无名的所谓“陈家沟”,方觉自然是对此半点不信,认为这应该是勾陈所捏造的一个假地名。如果世上真有,那也是纯属巧合,反正这家伙应该绝不会出身于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山沟。当然,如果那座小山沟里隐藏有一个不出世却传承久远的古老世家或门派,那倒是有此可能。
虽然江湖之大,无奇不有,更隐藏有无数秘密。便是方觉这种见多识广之辈,也不敢说就了解所有。但他还是觉着这个可能性应该很小,反而是对方故意隐藏身份,出身某个名门大派或武林世家的可能性更高。
狂顏馭獸行 飄然笑
盛世蜜婚
但当他赶到后,听到勾陈口中随意说出“反贼”二字时,又不禁立即推翻了自己之前的推断,这时反而认为前一种可能性更高了。因为从勾陈刚才随意说出口的语气与态度便可知,这家伙是根本不了解“江湖事江湖了”的这条江湖规矩,所以出身于某个很久不出世的古老武林世家或门派的可能性便更高了。正因为与世隔绝许久不出世了,所以才不了解这些江湖规矩。
当然,也不排除勾陈是明知故犯,就是当真不把万兽王给放在眼里,所以才故意口称反贼的。但方觉平生阅人无数,又智慧过人,却是能轻易看出来,勾陈刚才说出“反贼”二字时,应该是确实不了解“江湖事江湖了”这条江湖规矩的,以致对方在说出口后也立即意识到了有些说错话,却还是一连不明所以,没想明白到底自己说错在哪儿了。
不过方觉虽然看出了这点,却是并没有这般立即认定,就算是对方当真不了解这条江湖规矩,理应不知者不怪,但他可并不是多么宽宏大量的人。尤其是,眼下这话还被他这方的所有人都听到了。就算他可以不怪罪勾陈,他身后的这帮手下可也不会轻易放过勾陈,更别说勾陈的话里不但把万兽王称作了反贼,还表现的非常不屑。他们身为万兽王的属下,自然绝不会让人这般轻易侮辱。
此时除了方觉之外,万兽王的这帮手下几乎个个都是对勾陈怒目而视,面色不善。
康幹禦警 六劃先生
也就是眼下是方觉做主,方觉还没发话,否则的话,他们早就扑上去教训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了。
万兽王身为大魏朝当今天下的九路反王之一,确实是朝廷明令宣称的反贼,以万兽王为首,万兽王一方的势力,也几乎个个都有海捕悬赏文书。
所以江湖中人私底下称他几句反贼,其实倒也没有什么,毕竟天高皇帝远的。就像几个乡下农夫在田间地头骂几句皇帝老儿,皇帝也未必能听见,就算真有可能偶尔知道了,也未必会去跟几个乡下农夫计较。
眼下如是换个场合,勾陈说几句万兽王是反贼原也不算什么,可眼下万兽王的一支势力却是正在寨中,勾陈还这般公然说确实是很不合江湖规矩了,更别说眼下还被方觉等人听到了。
怕就是为这二字,方觉等人便无法跟勾陈善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