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q7mw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隋國師 起點-第六百二十八章 始皇殘念相伴-hi0dx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天子亲征吐谷浑,威慑西域诸国,这样的功绩足以让皇帝在朝臣面前底气十足了,自然迫不及待的先开宴。
西云泛起彤红,昏黄的房间里,陆良生从屏风后出来,换上那件麒麟氅,对着铜镜红怜飘来,给他理了理衣襟,书生笑着,偏头看去还瘫在小铺上的蛤蟆道人。
“师父,跟我去皇宫吧,这次大宴,定能让你大饱口福。”
床沿上,蛤蟆道人搓着眼睛坐起,迷糊的点了下头,打了一个哈欠,走去摆在床尾的小衣柜,翻出一件宽袖的黑色袍子,系上腰带,脚蹼一蹬,跳去徒弟手上。
“走吧,走吧,为师也睡够了,正好到外面溜达。”
皇宫大内官家龙虎气,红怜是没办法靠近的,只得撑着下巴趴在窗棂上,看着走出屋檐的公子回头朝她挥手离开,小声嘀咕。
“皇宫里面是什么样子啊……”
女子的嘟哝,陆良生自然听不到的,出了山门,早有马车等候,坐进里面,车辕缓缓转动,车身随之微微轻摇去往长街。
“让让!前面的货郎劳烦摆一下你的竹筐!”
驾车的士卒朝前面喊道,长街喧哗,他声音喊去好一阵,走在马车前头的货郎这才反应过来,挑着货担靠去街边。
抚动的车帘内,看着街上嘈杂热闹的书生放下帘子,将袖子里的师父放去矮几,看着蛤蟆道人耷拉着眼帘,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微蹙起眉头。
“师父最近还在吃那回梦丹?”
“也不经常吃了。”
蛤蟆道人打了一个哈欠,拍拍蟾嘴,伸直了两条小短腿,脚蹼都在腿绷直时一根一个难道的舒张开来。
“…..还有多久到?为师先打个盹儿,到了叫我。”
陆良生哪里让他继续睡下去,那丹药吃的古怪不说,当日蛤蟆道人所说的梦,他还想知晓。
急忙伸手扒拉一下师父的眼睑,惹得蛤蟆道人将他手指头拍开,鼓起眼珠:“干什么?!趁为师瞌睡动手动脚的,成何体统!”
“师父,我只是不想让你睡过去。”陆良生想了想,干脆还是直接问出来比较好,将师父托到腿上,重新询问了一下蛤蟆道人当日的梦境,后者颇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蛙蹼,“上次不是跟你说了嘛,那梦啊,黑漆漆的,无边无际,好多双眼睛闪着光亮,在暗处窥视,看的为师都不好意思了。”
陆良生抿着嘴将师父所说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记在心里,随后又问道:“那师父,可记得梦里自己的穿着?”
“不记得了。”蛤蟆道人吹了下蛙蹼上连着的膜。
说话间,轻摇的车身缓缓停下,外面响起驾车的士卒声音:“国师,到了。”
“师父,下车了。”
陸小鳳白雪吹柒 惡魔君qx
陆良生将蛤蟆道人放去袖袋,掀开车帘出来,视野间天色已暗,暖红的灯笼沿着宫檐廊柱延伸开去,上了白岩石阶,有宦官殷勤的迎上来,谄媚的笑起来,走去侧面引路。
“国师,这边请,陛下在武德殿宴请此次出征的将士,国师小心脚下…….”
宦官啰里啰嗦一堆谄媚的话语,走过宫檐一排排灯笼,延伸过去的尽头,是一座武德殿,常用来宴请朝中文武,或外面征伐有功的将领,还未过去,守在门口的侍卫,连忙挺直背脊,一旁值守的宦官连忙退到殿门口,扯开嗓子高喧。
“国师到!”
陆良生掀了掀袍摆,跨进殿门,里面喧哗嘈杂,不少喝高了的军中大将拉着旁人笑骂劝酒,也有端起酒杯敬去首位的皇帝,听到门外宦官的高喧,纷纷停下来,朝进门的陆良生拱手。
齐声道:“拜见国师!”
领军其他战线的将领或多或少听说了大斗拔谷的战事,往日宫中与三国国师斗法,送先帝归阴曹,哪里敢怠慢,和国师交好,将来若是有一天走了,说不得还能有先帝那样的待遇,跟家人道别,跟亲友说笑几句,高高兴兴的离开人世,那才叫一个圆满。
陆良生抖开宽袖拱手转了一圈,人群当中看到屈元凤,朝他笑了笑,示意不用过来见礼,便是大步走去金阶前面,躬身行了一礼。
“臣见过陛下。”
“国师,不必多礼。”杨广满脸通红,带着酒气出了龙案,走下御阶,亲手搀去陆良生,“宴先开了,没有等国师,国师倒是不要怪朕。”
我的烏龜會說話 莫道長生
陆良生轻笑两声,这些小节他自然不会在意,与皇帝寒暄几句,被请到金阶一侧,铺有虎皮的席位坐下,宫女上菜斟酒间,目光扫过偌大的宫殿,没有看到老人的身影。
“陛下,越国公没来?”
龙案后面,正与一员将来示意的杨广,停下唇边的酒杯,脸上笑容沉了下来,低声道:“朕派过人去请了,到的此时都没入宫,想来是不愿给朕以及朕的将军们庆贺。”
大抵心里有气,杨广不愿在这上面多说,看到殿中一众文武愣在那里,一扫之前低沉,哈哈笑起来,“接着喝酒,接着闹!”
随后,端了酒水走去那边,与粗豪的武将打成一团,聊起西北战事中一些趣事,更是笑的豪迈。
席间觥筹交错,气氛热烈,坐在那边的陆良生自然也免不了,过来套近的官员,期间屈元凤也过来,陪着师父喝了几杯,被书生打发回去跟众人敬酒。
“今时不同往日,日后你要多与陛下,还有其他官员走动,不能像当初那边有修道中人的高傲性子了,大斗拔谷之事,是为师最后一次出手帮你,后面的路要靠你自己来走。”
“弟子记下!”
“过去与他们喝酒吧!”
看着屈元凤一步两回头的走去那边的热闹,陆良生叹了口气,夹一口菜慢条斯理的咀嚼,不时夹去一块伸到袖里晃几下,蛤蟆道人探出长舌卷进口里慢慢磨动,豆大的蟾眼望着袖口外的宫殿,眸底泛起一丝丝红气。
兩個系統闖仙界 蓋三省
不久之后,宴席散去,闹腾了一晚的军中诸将这才三三两两的跟皇帝告辞,陆良生也朝他们拱了拱手,准备走出金殿,杨广也有了些醉意,脚步蹒跚扶着石栏上的石雕,看着远去的文武,笑道:“先生,你看他们,见到朕是不是与以前不一样了?”
醉眼朦胧飘去站在旁边的陆良生,也不知道说的酒话,还是一直憋在心里的话,一股脑的全倒了出来。
“先生…..朕没让你失望……吧……也没让我父皇失望吧……今日之功,朕终于可以站直了腰板说话了……终于不用担心那些个臣子……那些臣民,在背后说朕踩着兄长的肩膀坐上这大宝……”
陆良生叹了口气,他知道面前这位皇帝登基,肩上的担子,杨坚天下少有的人杰,做为他的儿子,杨广所面临的压力,以及废除杨勇之后,他登基上位,带来的流言,多少都这位天子心里有怨也不敢表露出来。
“陆先生……你说是不是……还有那个杨素,倚老卖老,看朕往后怎么收拾他……还看他在朕面前呵斥来呵斥去,把朕当小时候……”
招搖
陆良生将跌跌撞撞的杨广搀住,招来不敢上前的两个宦官,“陛下喝醉了,带他寝宫歇息。”
“是,国师。”
两个宦官连忙上前,一左一右小心的搀扶起皇帝,走去殿门时,杨广挣扎了几下,回头喊道:“朕……不怕了!往后,朕要大刀阔斧……把先帝遗愿完成,谁都阻不了朕——”
呐喊了几声,便被宦官搀进了殿门,陆良生扫了扫身上酒气,径直走去来时的广场,乘上马车过去宫门方向。
“师父,今日皇宫里的宴席可还满意?”
摇晃的车厢里,陆良生倒了一杯清茶,解解酒气,好半晌,袖里没有声音传出,也没听到师父的鼾声,伸手摸了一下宽袖,里面空荡荡的,哪里还有蛤蟆道人的身形。
“难道师父还在宫里?”
競技重生之冰上榮光
……….
武德殿。
醉醺醺的皇帝挣开搀扶的两个宦官,带着酒红的脸上,没有了之前酒醉的神色,挥了下龙袖,将周围人打发出去。
独自一人坐去龙椅,端起桌上的酒杯,嘴角咧开,呵呵的轻笑渐渐拔高,哈哈大笑起来。
“扫除吐谷浑……下一个就是你了,越国公杨素,没人能挡朕的路,始皇帝修筑长城,挡匈奴,朕修大运河,惠天下百姓,一样能做到千秋功业…….万世留名!”
總裁不愛笨秘書:帶著寶寶出走
殿外,灯笼吱嘎吱嘎的摇曳,月色拖着殿主的影子在地上慢慢拉长,龙案后的皇帝端起酒杯灌去口中的同时,空荡荡的大殿之中,陡然有声音响了起来。
“你要学朕?!想做万世皇帝…….”
谁?!
杨广口边杯盏悬停,猛地在这一声里惊醒,唰的起身看去四周,席间菜肴狼藉,殿内灯柱燃着火焰呼呼的在风里摇晃。
那声音还在久久回荡。
“你要学朕,想做万世皇帝,那你可问过朕没有……”
“你是谁?!”
杨广一把将手中酒杯砸去地上,大声呼喊宫中侍卫,却是没有一个人回应,‘锵’的一声,他拔出放在剑架上的长剑,跌跌撞撞的走到殿中环顾周围,厉声喝道:“谁,出来!”
“谁?”
庭院深深
那声音笑了起来,响彻殿宇之间。
“刚刚你不是已经念到朕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