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ez5精华都市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第660章 遷墳看書-a54xq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李逵的逆袭之路
就像是三叔公绝对不会给六叔公李利德在他面前卖弄嚣张的机会,六叔公也是如此。他不禁没来,甚至编了个让三叔公气乐了的借口,去临沂城过冬了。
三叔公一年多来的怨气终于一扫而空,鄙夷地嘲讽道:“也就这点出息,承认不如老夫有那么难吗?”
三叔公威风凛凛的穿着官袍,走在了庄子里。才没多久,老头脸就沉了下去,看到原本他在庄子里制定的规矩,竟然没几个遵守了。
顿时暴跳如雷,要整顿庄务。
且不说三叔公,李母在后宅看到了李逵的两个媳妇一个小妾,笑的在椅子上乱颤,高兴道:“好孩子,多俊呐,是个懂礼数的,李家将来的兴旺,就全指望你们了。”
兴旺的原因,李逵猜测三个总能比一个会生。
随即,老太太老大不乐意的撇了一眼大儿子李达,嘟哝道:“比大郎强得多,他娶了个妖媚子,要不是我儿回家省亲,他连老娘都快忘记了。平日里就住在登州城,一年到头也不知道回家看看,估计也忘了家里还有娘在。”
李母在李逵面前告状,大儿子不合他心意。
当然,老娘不满儿子,更多的不是真的对儿子不满,而是不满儿媳妇。
李大郎幽怨地看着自家老娘,心中暗叹:“我的亲娘啊!接你去登州,你说登州海风大,冷地厉害。留在庄子里,也有人照应,却如此颠倒黑白。做儿子难,做孝子更难,做媳妇和老娘不对付的孝子,难上加难。”
“娘,玉莲不是说过想要来老宅服侍你吗?”李大郎憨厚的笑着,他如今也是财主了。名下两个庄子,还有一个家族的造船厂归他管。主要是他替自家兄弟管,这船厂说白了,就是李逵的。
虽说有了财主的身价,也穿上的裘皮夹袄,裘皮帽子,可让人奇怪的是,衣服都是他花钱买来的,可穿在他身上,就不像是他的样子。
一如既往的精瘦,一路既往的胆小,好不容易鼓起点勇气,被人一吓唬,立马就怂包。
李母当即怒道:“我可不要她来装好人,我这把老骨头经不起她这个女人的折腾。再说了,她像是能伺候人的样子吗?我估摸着到时候还是她的侍女来替她,你老娘是却了使唤丫头的人吗?”
不知不觉之间,语气尖锐了起来,显然李母的怨气很大。
李逵似乎瞧出点门道来了,问李母:“娘,这玉莲是咱们县上的人吗?”
“沂水县最出名的寡妇,当年你还带着李庆几个不要脸的去偷看过人家……”李母在家里,当然什么话也没有顾忌,说话如同滚珠似的一个劲往外秃噜。
“娘,你可别乱说,平白污人清白。”李逵当即反驳,老脸有点挂不住。好在他媳妇和小妾已经去了院子里,没有在厅堂里说话。要不然,他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名声都要被毁了。
可被李母这么一说,李逵还想起来有这么个人,堪称沂水县最俏的寡妇。嗯,不对,是沂水县最懂风情的少妇。
那是个喜欢穿着白练裙,双臂拖着领巾,款款如画中人般的女人。练裙出自汉宫,以飘逸为妙,可做舞服。领巾,就是飞天双臂挂着的那根丝带,清风拂过,仿佛撩拨的不是风情,而是男人心头的那根心弦。这等穿着,除了不保暖,样子肯定是极美的。而且只有美女才敢这么穿。
可以说,这个女人,在沂水县是非常有名的。
甚至当年李逵的老师周元当年也有过想法,为此,李逵还专程去查看了一番。
这也就有了李逵带着李庆几个不要脸的去寡妇门前偷窥的事。
但都是陈年往事了,李逵想起来,也觉得好笑。当然,他肯定不会说,自己年轻的心曾经也被撩拨过。毕竟,少年人在懵懵懂懂之中,会或多或少的有过一段无疾而终的恋情。青涩,每每回忆起来却异常的甜蜜。
李大郎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他警惕的盯着李逵,深怕他兄弟和他抢,闹出人间惨剧。毕竟他老婆要要身段有身段,要脸蛋有脸蛋,而且还是风情万种的女人。
李逵见状,气不打一处来,冷哼道:“张玉莲吧?我记得她年纪不小了,似乎比你大三五岁。”
李大郎老脸一红,尴尬道:“我不在乎。”
好家伙,有了老婆之后,李大郎似乎底气也足了不少,仿佛背后有人撑腰了似的。
李母却嫌弃道:“也不见肚子有动静,你哥总是做些没用的事。要说当初我给他说了个媳妇,他死活不愿意,没想到自己找了这么个主。”说完,老太太唉声叹气起来。她更多的似乎是因为李大郎没有顺从他的心思,而不是针对她的儿媳。
李大郎苦着脸,哀怨道:“娘,你给找的比豕都壮,还常年杀猪,虎背狼腰,比汉子都更像是汉子。”
“你以前对李全家里的也有过想法,她也壮实的很。”
“娘,这不一样,胖春是个勤快的女人,还是有本事的,也耐看。况且,我根本就没有对他有想法,您可别到外头胡说八道。要让全哥儿听去了,可饶不了我。”李达当年的丑事怎么可能瞒得住他娘呢?被李母一阵掰扯之后,李大郎也有点怂了,他觉得自家老娘无理取闹的很,他快招架不住了。
再说,胖春当年……唉,这都是命啊!万一被李全听去了,这家伙可是一根筋,自己指不定会挨多大一顿打。
“可人家能生养,你倒好,选了个中看不中用的货……你就是贪图人美色。好看有什么用,好看能当吃能当喝吗?”李母拍着大腿,哀叹道:“如今我还没有抱上亲孙子,却抱上了干孙子,你说我冤不冤?”
从西伯利亚开始当神豪 原始酋长
李大郎蔫了吧唧的反驳道:“娘,我成婚比全儿哥要晚。”
“早晚都一样,你媳妇连个屁的动静都没有,胖春的孩子都生出来了,八斤六两,都快赶上我儿了。”
“娘,你大晚上在我屋子外头偷听,我和你儿媳妇哪敢造次?”李达也有苦衷,仿佛他老娘的爱好让他惊恐万分。
李母不耐烦道:“这不刚成婚的时候听了几次,后来我回了老家,不爱着你们什么事了吗?再说,我这不是着急嘛?你有啥好丢脸的,你身上哪处是我没看过的?老娘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你就不知道上进些?”
李大郎,无奈,只能落荒而逃。他也清楚,李母说的‘我儿’根本就没有他李达的份,开口闭口都是李逵。都是儿子,做娘的偏心,他也没办法。但说起来,李达内心也很感激李逵,要不是李逵,他还在给人赶大车呢。哪可能成了财主,迎娶俏寡妇?
李家就是这么奇怪,李大郎明明是大哥,在家里却没有什么地位。就算是李母,也并不喜欢这个唯唯诺诺的儿子。唯一一次违抗她老人家的命令,就是选了个让李母气不打一处来的媳妇。
是夜。
洗漱之后,李逵准备上炕。
热炕烧的有点过头,刘清芫如同烙饼似的浑身不舒坦。
刚有点心思,却见他微微皱眉,门外有个人。气息倒是很熟悉,不像是不开眼的贼子。可总感觉怪怪的,就连刘清芫也似乎觉察到了。对李逵轻声道:“屋外好像有人。”
“秋霞,去看看。”
“老夫人,你怎么蹲在地上,不冷吗?”
庞秋霞腿脚多利索,外头的人根本就来不及躲,就被她逮个正着。李母被抓住了听墙根的劣迹,也不恼,反而埋怨道:“小丫头片子,我这不是着急上火吗?”
李母对抱孙子的急切,似乎让屋内的李逵也大为惊恐。他只好出屋子,将老娘送去了正房,劝解了几句,这才回来。
刘清芫好奇道:“老夫人睡了?”
“应该睡了。”
李逵也吃不准,哀叹了一句:“早些休息吧,路上累了。”
刘清芫脸红扑扑的,不敢做声。遇到这么个婆婆,她也很慌。
翌日。
李林带着人来告诉李逵族中的重大决定:“人杰,族里定了,将百丈村的先祖坟茔都迁出来,将来也好祭拜。”
李逵爽快道:“什么日子?”
“早就找人勘过了,后日就是个好日子。要是错过了,就该年后了。”李林显得有些心不在焉,随即问李逵:“人杰,我说咱们李家的船厂啥时候能把船造出来啊!我总不能总是光顾别家船厂的生意,却对自家船厂视而不见吧?”
如今已经是京东两路数得着的货运商人的李林,对着李逵抱怨了两句。
李逵蹙眉不解,按照他的打算,登州船厂主要是建造大型海船,最好是战舰。可是一开始,总该从小船,或者内陆船入手吧?
他狐疑道:“怎么,还没有建造出合用的船只吗?”
“人杰,你是不管事,可船厂你可是投了大钱进去的,要是再不去瞅瞅,我看这生意要黄了。”
李林抱怨着船厂,可更多的是仿佛给李逵提醒,船厂的情况并不好。
“行了。过几天我去登州看看。”
李逵答应了一句,随后回家去准备。
沂州去百丈村,先得去蒙山镇,再入山。
如今百丈村如何光景,连李逵也不得而知。或许已经荒芜,或许还有人看着。但是百丈村对面山坡上的坟地,恐怕真的要被荒弃了。
迁坟是件重要的事。
绝世王妃:坑娘萌宝妖孽爹
迁出来也好,将来至少祭拜先祖的时候方便些。
毕竟,去百丈村一趟也不容易。荒山野岭,一个人去瘆得慌,也不放心。李逵倒是不怕,可他如今做官,连回趟老家都要上折子奏请。等吏部准了,才能回老家省亲。
迁坟的工期很赶。
当天就得出发。
好在如今的李家不缺马匹,每人一骑,带着干粮祭品之类的就匆匆上路了。
天黑之前,一行上百汉子路过了蒙山镇。他们根本就没有进入镇子,而是在镇子外的山货行留下了马匹,一行人连夜进山。
李家都是从这片山林里走出来的山民,想要迷路也不太可能。
夜晚虽有狼嚎,却不见有狼来袭扰。
等到天色渐明,他们就进入了百丈村。村口的老槐树依旧在,冬日里显得干巴萧索,而村子里……放眼看去都是残垣断壁,杂草丛生。主要是老族长当年搬离山林的决心太大,一把火把村子给烧了,断了所有人的退路。
后来虽有心想着重建百丈村,但随着李庆这帮半大小子跟着李逵去了京城,这个想法也被搁置了下来。
再说了,就算是三叔公下令让李庆几个回到百丈村,这几个小子也不见得会听。
如今,荒芜的不成样子的村子,只有些许断壁,石头的院墙,才能依稀看到村子往日的样子。
老族长三叔公悲从心头起,跪倒在村口,老泪纵横:“儿孙不孝,荒废了祖先的基业。”
上百个汉子都齐刷刷跪倒在老族长的身后,只不过表情复杂。当初您老带头烧房子,如今却来装好人,祖先恐怕也不答应。
好在老族长的伤心来的快,去的也快。
当他站起来了之后,却已经看不到悲凄的痕迹,反而大手一挥道:“去坟地。”
迁坟是件大事,李逵的老爹死的时候,他还小,没啥记忆。只是听人说他爹是在山里去打猎,没回来。既然没回来,那么坟茔里埋的是什么?
他好奇的问兄长李达,李大郎回忆道:“我记得有一天,村子里的人都说爹死了,可是不见尸身,按照规矩要立个衣冠冢。可家里穷,爹的衣服都穿在身上,连留在家里的破布烂衫都没有。娘当初问过我,想不想打铁?”
“那时候我才几岁,怎么会想打铁?可衣冠冢也得是人生前最为常用的物件,爹最常用的恐怕就是打铁的锤子了。后来娘就将爹打铁的锤子埋在了坟里。”李大郎一脸唏嘘地说着老李家的心酸史。
李逵惊呆了,他从小到大,绝对想不到老李家的坟头下,竟然埋着一把锤子,这也太不靠谱了。
不过,李大郎还有心情嘲讽别人,比如说五叔李林:“人杰,你绝对猜不出来,五叔公的坟里埋着的是一个枕头。我敢打赌,他肯定找不到。这也是命啊!做猎户的,一旦十天半月不会来,基本上就永远也回不来了。”
李逵还以为是瓷枕,觉得李大郎幸灾乐祸,很不地道。
“枕头总不至于有人偷吧?”
李大郎低声道:“咱们村谁家用的起瓷枕?都是山里头淘换来的石头,要么就是木头砍成枕头的样子。一般都是石头的,可这么多年了,包在石头外面的草垫子,破布早就烂掉了,咱们这里地底下多石头,遇到差不多的根本就分不出来。”
果然,刚开挖不久。
问题出现了,好几家遇到了大问题。
他们埋在坟里的物件,找不着了。
而更多的是从坟地里起出了各种破碗,破罐子,等破烂。反倒是一具尸骸都没有挖出来。三叔公从土里刨出来一个铁疙瘩,随即小心翼翼的包好,贴身放在了胸口。可是他也吃不准,到底这玩意是不是当时当成衣冠冢埋下去的物件?细思极恐,他坐在边上的一块石头上沉默了,他似乎有点白操心了。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这些破玩意,将来如何能祭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