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rqc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無雙庶子 ptt-第二百二十五章 邁出最後一步看書-q82w9

無雙庶子
小說推薦無雙庶子
李信在这座庵堂里待了一整个下午,他带过来的半壶祝融酒,全部被他一个人喝下了肚,还好半壶酒也就是一斤而已,再加上喝的比较慢,李信并没有醉酒,只是脸上微微带了一些红晕。
临别之前,崔九娘看着脚步有些虚浮的李信,蹙眉道:“要不然侯爷在我这里歇一歇,等酒醒了再走?”
李信抬头看了看天色,发现此时已经是傍晚,他摇了摇头,开口道:“不了,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等把手头的事情忙完了,再来探望姐姐。”
崔九娘把他送到了门口,有些感慨的说道:“等你把手头的事情忙完了,可能身份与现在,便大不一样了。”
李信闻言怔了怔,但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对着九娘挥了挥手:“崔姐姐注意身体,得空了我再来看你。”
说到这里,李信突然想起了什么事,回头对着崔九娘笑着说道:“有件事差点忘了告诉姐姐,小小那丫头多半是有了身孕,估计再有大半年,我就要当舅舅了。”
“姐姐有时间,可以去她家里看一看她,顺便也出去走一走,不要整日憋在庵堂里。”
钟小小与赵放成婚,也已经有两三年了,只不过两个人是在李信进京之后,才算是住在了一起,现在赵放在羽林卫任事,也算是有了一份自己的事业,自然不方便一直住在靖安侯府里,因此李信给他们夫妻俩在永乐坊里置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宅子,当做赵家的府邸。
成婚两年多,钟小小的肚子总算有了动静,前几天李信才知道这件喜事。
九娘倚着门畔,轻声道:“好,我明日便去她家里看一看。”
李信早年在京城里打拼的时候,常常没有办法照顾钟小小,经常把她寄放在崔九娘身边,这丫头可以说是九娘带大的,两个人感情非常深。
仙永
一身紫衣的李信,对着九娘遥遥挥手,潇洒离开。
等李信走远之后,跟在崔九娘身边的一个小丫头,看着李信远去的背影,有些好奇的问道:“崔姨,这人是谁啊,我还是第一次见您能跟一个男人说这么久的话呢。”
崔九娘一辈子都没有嫁人,但是她并没有因此心理扭曲,反而很是希望身边的人有个好归宿,因此跟着她的丫鬟往往跟个两三年,便被她嫁了出去,现在身边的这个丫鬟,也不知道是第几个了。
腹黑王妃本純良 阿瑤
九娘回头瞥了一眼这个才十五六岁的小丫头,语气有些复杂。
“你这一辈子最值得记住的日子,大抵就是今天。”
九娘语气平静:“再没有第二个这样的人物,肯纡尊降贵,来登门拜访我们这个小小的庵堂了。”
………………
李信上了正在巷子口等待的黑色马车,在马车上闭目养神了小半个时辰之后,终于回到了靖安侯府,他刚刚下马车,侯府的下人就连忙走了过来,对着李信低头道:“侯爷,赵仆射与神武卫大将军,已经在府上等您有两个时辰了……”
仙人渡:帝尊紅顏劫
李信口中吐出一股酒气,声音低沉:“我知道了。”
赵嘉与李朔两个人登门拜访,并不如何稀奇,因为沐英传回来的消息一送到他们手里,他们就一定会来见李信。
李信一早就知道他们会来,不过那时候他心中有点乱,因此干脆出去喝了顿酒散散心,把这两位西南军巨头晾在了一边。
他回了府之后,先是洗了把脸,然后长出了几口气,迈步走向自家的正堂。
靖安侯府正堂里,赵嘉与李朔两个人已经等候许久,确切的说,李信让陈十六把沐英的消息送到他们手上之后,他们几乎就在同一时刻登门拜访了。
此刻,两个人已经在侯府等了两个时辰,差不多等了整整一个下午。
紅顏露水 張小嫻
一見誤終身 明媚秋天
洪荒之明玉
见到李信走进来,两个人连忙起身,对着李信行礼。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恭喜大都督!”
两人异口同声。
李信自顾自的坐在了主位上,抬眼看了看这两个人,然后哑然一笑:“二位在这里商量好了说辞?”
tfboys之鄰居同學是明星 小則
赵嘉呵呵一笑:“那大都督可冤枉下官了,下官在大都督府上等候,本来是想与李将军说几句话的,但是李将军一直沉默不语,一言不发,我们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搭上。”
经过上一次姬家刺杀李信的事件之后,李朔便开始与沐英和赵嘉渐渐疏远,到现在除非必要的沟通,否则他不会与这两个人多说哪怕一个字。
这是赵嘉的性格使然,也是他的处世之道。
他准备做李信的“孤臣”了。
李信坐在主位上,喝了两口茶水散了散酒气,然后才指了指两侧的座椅,开口道:“都坐下来说话,用不着这样拘束。”
两个人这才一齐坐下。
赵嘉坐下来之后,对着李信笑道:“沐大将军这一次突袭千里,直接把鲜卑王帐给灭了!从此之后我大晋北疆,最少有二十年太平。”
他抚掌笑道:“叶老公爷当年都没能做成此事,如今在大都督的带领下,咱们竟然做成了。”
这位尚书右仆射目光灼灼:“此乃天命也!”
李信似笑非笑的看了看赵嘉,然后笑着说道:“幼安兄的意思我明白,不过叶师当年的局势与现在大不一样,不能混为一谈。”
赵嘉咳嗽了一声,呵呵笑道:“大都督先前说过,北疆功成之后,将会把京城里没有做完的事情做完。”
辣手狂醫 不是蚊子
錦麗春
他说着话,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然后直接跪在了李信面前,面色严肃。
“大都督,如今诸事齐备,天时地利人和俱有,请大都督顺应天命。”
李朔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过他没有像赵嘉那样心急,而是站在原地,目光看着李信,等待着李信的下一步指示。
李信叹了口气,起身把赵嘉搀扶了起来,开口道:“幼安兄放心,我应承过的事情,不会食言。”
“从明天开始,京城各城门的兵马司换防,京兆府衙门,巡检司,金吾卫,以及水防衙门,但凡是有兵丁的衙门,全部由西南一系的人接手。”
说到这里,李信顿了顿,看向赵嘉道:“自明日开始,先前幼安兄制住的那些投机的文官,也可以继续做事了,不过要记住一点,不要太过露骨,不然显得我等吃相难看。”
说到这里,李信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先在京城之中造势。”
李大都督扭头看向李朔,继续说道:“自明日起,你带着神武卫进驻京城,接掌京城各城门防卫。”
“皇城那边我会派三禁卫控制。”
李大都督声音低沉。
“既然要做,就不要出什么差漏。”
“沐英回京之前,该做好的准备尽量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