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vzi1小說 禁區之狐 txt-第二章 拉鉤上吊讀書-zaeiu

禁區之狐
小說推薦禁區之狐
胡莱最终还是买下了那套让他们全家都心仪的房子。
加上赠送面积,将近两百平米,四室三厅三卫——三个卫生间也是加分项。
首席老公,深入愛
对于目前住在一套五十八平米房子中的胡莱一家人来说,这是他们所能想象的奢侈极致了。
这么多房间他们甚至都不知道怎么分配。
到最后除了各自的卧室之外,只在一间屋子的用途上达成了一致意见——那间房将被拿来做胡莱的荣誉陈列室,放置他从校队一直到职业球队所获得的所有荣誉奖牌和奖杯。
包括安东杯的冠军奖牌和金靴奖杯、全国大赛的冠军奖杯、金靴奖杯和最佳球员奖杯,以及这个赛季结束之后刚刚从首都颁奖典礼上捧回来的四座奖杯和一块金牌,还有上赛季的最佳新秀奖奖杯。
当然也别忘了他在东亚杯上拿到的冠军金牌和金靴、最佳球员奖杯。
这些荣誉纪录了胡莱的足球生涯,对他们来说都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而且谢兰笃定自己的儿子绝对不止获得这些荣誉,在以后的职业生涯中,一定还会有更多的奖杯、奖牌会被儿子带回来。所以必须要拿整整一间屋子专门来陈列这些荣誉的见证。
而不是像以前那样放在胡莱用过的书桌上。
对此胡立新也没有反对。
于是当天上午双方就在售楼部签了合同。
这套房子以胡莱父母的名义购买,胡莱把自己银行账户上的钱转给了他妈妈就彻底不管了。
这主要是因为他实在是没有时间待在东川陪着跑那些程序,毕竟买房子要网签,网签过了才能去房地产交易中心交易,这个过程是需要时间的。
而胡莱恰恰没有这个时间。
这也是为什么他不选择贷款买房的原因之一,因为如果贷款需要的时间更久。
现在他把钱给了妈妈,剩下的事情就让他父母去跑去忙。
房产证上写父母双方的名字,也算是他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所送给他们的礼物。
※※※
在搞定了买房子这事儿之后,胡莱也即将离家远行。
在走之前,他专门又去看了一次李青青的爸爸,他的校队教练。
他本来还想请教练吃饭的,但被很直接的拒绝了:“算了吧,就我们俩吃饭我怕尴尬。”
胡莱这个厚脸皮是不会觉得尴尬的,但既然教练觉得会尴尬,那也只好作罢。
是的,这次胡莱没看到李青青。
十二月中旬的时候,欧洲联赛上半程还没结束。
而等李青青放假之后能够回来过个圣诞节什么的,胡莱又已经去国奥队报道集训了。
他们俩就这么完美错过了。
但没办法,这次U23亚洲杯在中国举办,关系到国奥队能否参加明年夏天在西班牙马德里进行的奥运会。
无论是足协领导还是球迷媒体,对此都非常看重。
尤其是这支国奥队在今年三月份的东亚杯上表现出色,拿到了冠军之后,就更是被人寄予厚望了。
“那咱们就这么说好了啊,胡莱。到时候奥运会见!”
“奥运会见鬼啊?你到时候难道不应该在俱乐部备战新赛季吗?”
“侬脑子瓦特了,胡莱?我也要参加奥运会的!”
“诶?”胡莱看着手机屏幕里正在和自己视频的李青青愣了一下。
曙 二兵科林
看到他这个样子,李青青就知道胡莱肯定是忘了:“你们男足参加奥运会是国奥队,我们女足参加奥运会是直接去国家队的呀!”
胡莱一下子反应过来,他真的忽略掉了这事儿……他总想着参加奥运会得是国奥队,但李青青是国家队的,参加什么奥运会?
结果李青青这么一说,他才想起来,确实如此。女足参加奥运会都是以国家队的身份去。
“你们是集中在一月份的U23亚洲杯决出奥运名额,我们则是在二月和三月份分两阶段决出奥运参赛名额啊。”李青青说道。
“哦哦,对对对!”
“所以胡莱你到时候可一定要拿到奥运参赛资格啊!”
“你别光说我,你不也是?”
“呵呵,我们女足什么时候缺席过奥运会?倒是你们男足上一次参加奥运会是什么时候的事儿?对了,是首都奥运会,那可都是十一年前的事儿啦!”
胡莱被说的没脾气,谁叫女足就是牛逼呢?
“反正我不管,咱们约定好的,一定要在奥运会上见……”说到这里,屏幕中的李青青突然向胡莱竖起了小拇指。
“干嘛?”
“拉钩啊!”屏幕那一边的李青青晃晃小拇指。
“这隔着屏幕怎么拉钩?”胡莱觉得李青青的脑子才瓦特了。
“隔空拉钩!快,让我看到你的手指头!”
胡莱无奈只能也跟着竖起了小拇指:“幼稚!”
李青青却笑得很开心:“来,跟着我念,拉钩上吊!”
“拉钩上吊……”胡莱翻着白眼敷衍道。
“一百年不许变!”
“一百年不许变……就明年的事儿,还什么一百年不许变啊?”胡莱忍不住吐槽道。
“那就……拉钩上吊,明年奥运会上见!”
胡莱跟着重复了一遍,然后放下了手。
“我给你说胡莱,你得上点心啊。要是你没能来参加奥运会,你可就要欠我……三十顿饭!”屏幕那边的李青青也收起了自己的手。
“为什么是三十顿饭!”
“爽约了奥运会这种全世界瞩目的大型赛事,你以为就欠十顿饭配得上奥运会的规格和地位吗?”李青青理直气壮地说。
胡莱张口欲言,但看到李青青昂首挺胸的样子,又摇头:“行吧。不过我觉得我不可能爽约。”
“嘿嘿,那就好。就这么说定了,明年马德里奥运会,咱们不见不散!”
※※※
“致远,你好了没啊?”
经纪人邱新荣在客厅里起身,回头向着卫生间的方向望去。
“来了来了……”正说着,卫生间的门被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里面挤了出来,“是我入选国奥队,可不是你啊,怎么感觉老邱叔你比我还激动?”
“我这是激动吗?我这是着急——再不出门你就赶不上飞机了!赶紧的!”说到最后邱新荣咆哮起来。
特攻首席特工妻 諾諾聽雨
林致远这才背上双肩包,提起自己的行李箱,在经纪人的“狮吼功”中跑出了门。
“我给你说,到了国奥队不要得罪人,牢牢记住对于国奥队来说你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新人……”正在开车的邱新荣不厌其烦地给林致远叮嘱着,他是真怕这个散漫的年轻人会和那个团队格格不入。“国奥队里很多人都是合作多年的老队友了,难免会形成一个小团体,而你想要挤进去是很难的,所以你必须给我……”
邱新荣通过后视镜瞄了一眼,发现林致远已经整个人歪倒在了后排座上。顿时气的他一声大喝:“你给我坐好!安全带系上!”
林致远只好听话地坐起来把安全带给自己绑上:“听着呢听着呢,老邱叔你继续说。”
“我要说什么来着,瞧你给我气的……”邱新荣回忆了一下,才想起来,“哦,对了。你之前在加盟华南虎的时候,说的那些话可能会得罪了胡莱。他现在可是国奥队的当红炸子鸡,你要小心不要和他发生冲突,要是真对上了,退一步海阔天空……”
林致远收回看着车窗外的目光,盯着经纪人的背影:“老邱叔,退一步海阔天空,那凭啥是我退?”
非人類基因統合體 魔性滄月
妙手醫妃惹夫君
“嘿,你这小子……”
“放心吧,老邱叔。我又不是傻逼,我去国奥队是踢球的,不是打架的。那个胡莱要真是看我不爽,用足球说话啊。他不是前锋吗?他先进我球再说。他要进不了我的门,就别在我面前装逼了。”林致远撇撇嘴。
听见他这么说,邱新荣皱了皱眉头,但也不好反驳。
足球,确实是实力说话的。
想当初胡莱他进入国奥队的时候,不也是纯粹新人吗?结果就因为在东亚杯上表现出色,如今摇身一变成了国奥队的主力核心。而原来的核心关新彦则沦为了替补。
说到关新彦,这位前国奥主力得分手兼头号球星,好像这次连集训名单都没进……
※※※
陈星佚把几乎有他一张脸那么大的汤碗放在了桌子上,里面的汤汁被他喝的一干二净,连颗葱都不剩。
“吃完了?”旁边的爸爸陈翰堂问。
“爽!”陈星佚心满意足地呼出一口气,白色的水蒸气从他嘴巴里出来往上蒸腾。“出远门之前一定得喝碗老谢家的牛肉汤。”
“行,走吧。”陈翰堂起身先向停在路边的车子走去。
陈星佚则扭头看了一眼其他跟自己一样正在埋头喝汤的食客们,淼淼白气在他们的头顶聚集,驱散了冬日的严寒。
寶貝紅娘 簡瓔
这是唐都冬天的一个普通早晨。
这家老谢牛肉汤像平常一样门庭若市,生意好到爆。
为了不耽误接下来的行程,他和爸爸不得不早早就来到这里排队就餐。
而现在吃完了,他也终于可以踏上征程。
这几乎成了陈星佚自己设计的固定程序和传统——无论是去大顺金箭头,还是去锦城,只要离开唐都,他都会来这里喝一碗汤再走。
一方面是因为他去的地方都没有唐都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牛肉汤,另一方面家乡的味道总能让他感觉充满了力量。
大顺的海鲜很好吃,锦城的火锅串串也不错,但无论如何他还是最喜欢家乡的这一碗热气腾腾的汤。
天極五書
叮咚,手机传来新消息提醒。
陈星佚掏出来一看,是胡莱发的:“小星星你出发没?我和老王已经在锦城的机场会和了!”
陈星佚笑了笑:“我正准备去坐高铁呢,我们红枫岭见!”
※※※
“小星星竟然可以坐火车就去了,我也好想坐高铁去首都……”胡莱拿着手机对旁边的王光伟说。他们俩现在正走在锦城机场的航站楼里,推着的行李车上堆满了两个人的箱子和背包。
“他坐高铁跟咱们做飞机去的时间也差不多吧。”王光伟说道。
他们俩是约好在机场见面的。
“谁说时间了,坐高铁有网,能上网啊,坐飞机不行……多无聊!”
“这倒也是……”
正说着呢,两个人走到了指定的登机口。
就在他们打算找个位置坐下来的时候,胡莱却愣了一下,看着不远处的一个人。
同一时间,那个人也抬起头来,两个人的目光正好相遇。
禽獸老師 stein
“靠,你怎么会在这里?”胡莱惊讶地指着罗凯说道。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罗凯不爽,“我也入选了国奥队的!”
“对了,我忘了,你也是东川人……”胡莱却说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王光伟笑了:“真是缘分,没想到我们竟然是一班飞机。罗凯你坐哪儿?”
“十一排。”
王光伟掏出自己的登机牌,瞪大了眼睛:“我去……我和胡莱也是十一排。我是E,胡莱是F。”
罗凯愣了一下:“我是D……”
他们仨在同一排紧挨着的三个座位上。
“这真是缘分他妈给缘分开门——缘分到家了!”王光伟感慨道。
“这算什么缘分?”胡莱哼道,“我还以为咱们旁边会坐个美女呢,结果就这,就这!”
“坐了美女你又能怎么样?”罗凯讥讽他。“美女又不会理你。”
胡莱呵呵一笑:“我有李青青的微信。”
絕代明珠 金吉
罗凯深吸了口气,努力平复住了自己的心情,然后不再理会旁边的贱人。
王光伟在旁边看到这一幕,顿时觉得这一路上恐怕都不会无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