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b08熱門都市小说 貞觀俗人 愛下-第892章 北伐分享-9jnol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
端午节后,从长安发来的公文越来越频繁,皇帝还让殿前司给秦琅设立了一条情报专线,几乎每天都有君臣的密信往来。
皇帝对于即将要开打的北方之战,不断的跟秦琅讨论一些细节。而政事堂宰相们也是三两天就要来信询问一些秦琅的意见。
整个长安朝廷,都在憋着一股劲,要把想挑战大唐的狂妄之徒薛延陀和高句丽踩翻。
漠北的薛延陀,辽东的高句丽,他们终究是走到了一起,一个是曾经跟中原死磕过,磕的头破血流都不悔改的东北虎,一个则是漠北新兴的部落狼,想要取突厥而代之称霸草原,特别是在年轻的头狼夷男带领下,越发的刚猛。
李世民对于薛延陀和高句丽的挑衅,十分震怒,原本还想通过外交手段,将他们羁縻控制,但现在一切都说明,这个想法行不通了。
薛延陀的骑马步兵,经常跑到漠南来,杨国忠这个新册封的东突厥大汗,根本没法回漠北,南面小可汗李思摩也被阻击偷袭了几回,牛羊被抢了许多。
如今的东突厥早不复当年,四分五散,一些部落跑去了西域,一些部落在漠南安置,还有不少被大唐征去各地牧马或是到南疆戍边去了,尤其是现在的东突厥,已经没有了强有力的狼王统领着,跟薛延陀人的较量,居然总是处于下风。
特别是薛延陀人凭借着他们冶铁锻造这方面的优势,占着漠北不少露天的大铁矿,隋末时又得了许多突厥锻奴和汉人工匠,他们锻造铠甲、兵器的技术大为提升。
夷男也因此打造了一支全新的薛延陀军,不是如突厥那样以轻骑擅驰为名,而是重点打造骑马步兵,高机动性,强大的防御能力。
一骑双马甚至三马,能够一日夜疾驰几百里,而一遇敌,则下马,十人里两人负责在后面看马,其余八人下马披甲结阵步战。
他们铁甲强弓,这些步弓手很是凶悍,把如今的突厥人打的是落花流水,而同样是铁勒出来的回纥联盟,依然走的是轻骑擅射的路子,在这些骑马步兵面前,也一样射不动,攻不进。
夷男一招鲜吃遍天,靠着这一招,在草原上是纵横无敌手,跟着也就有些不把大唐放在眼里了。
他现在天天自称拥有精骑四十万,不惧任何人。
虽然始终还只是在阴山一带搞搞突袭,没敢深入长城脚下,但他的野心也显露无疑,一次次的派使者到太原和长安,向唐求娶公主,还要求朝廷把漠南与河套地都划给薛延陀,他们还要求拥有对突厥的控制权。
高句丽跟夷男勾勾搭搭,在渊盖苏文的强势干涉下,国王高建武也不得不听从他的建议,与薛延陀联合,准备发兵夺回卑沙城,再兵过辽河,将辽西拿下。
两虏磨刀霍霍,朝廷也不得不全面加紧备战。
皇帝的北衙八军,都已经开始编练战备行营,抽调发往太原、幽州、丰州、凉州、营州等北边加强防御,同时南衙的十六卫府,除了内四府不统兵外,其余的十二卫也都在全国紧急动员,征召府兵,前往长安、洛阳、荆州、扬州、兰州等地集结。
征召超过二十万精锐,同时开始动员超过六十万的青壮民夫,转运粮草辎重。
杀人者唐斩 温瑞安
可以说,这一战,是大唐立国以来,动员规模最大的一场战斗。
甚至皇帝几次对朝臣们表示,他要御驾前往幽州或太原坐镇,让太子承乾到洛阳去监国,而让魏王李泰留守西京。
皇帝在近来给秦琅的信中,更是提出要调秦琅北上,让他来负责一路战场,或统筹全军,或担任皇帝御营的大总管。
皇帝给秦琅透露,他计划是数路齐出,东到辽河,西起金山,在几千里的战线上,大唐将出动超过三十万的大军,而同时还要征召突厥、契丹、奚、吐谷浑、党项、西突厥、高昌等总共十八个藩国之兵,总共出兵将超过五十万,来一个泰山压顶,直接犁庭扫穴。
不过这个计划被秦琅认为不太可靠,因为兵调的越多,战线拉的越长,各军之间就越难配合,计划越容易有缺漏,同时后勤补给的压力也就越大,同时对国内农业等生产的破坏就越大。
当年杨广发兵一百一十余万进攻高句丽,再征数倍之民夫,规模空前巨大,史无前例,还御驾亲征,可这几十万大军却打的僵硬无比,尤其是后勤压力巨大,对民生破坏空前,最终可以说征辽失败,首败于兵过多,再败于皇帝乱指挥,三则是带来的后续可怕的民变,这些都导致了征辽失败以及大隋的灭亡。
秦琅始终认为,就算高句丽与薛延陀联手,可两家相距遥远,也不可能合兵一处,所以最终结果还是各自为战,大唐对他们,先要防守好边境,立于不败之地,然后择一二上将,统领一两支精锐之师,寻机作战,便可以了。
你搞个五六十万人,兵分十几路打进辽东或是漠北,这一路上人吃马嚼就能让你相当危险,更别说这么多兵,想寻找人家主力也是艰难。
高句丽人有强悍的山城防御体系,这些人最擅于防守,缩山城里躺个一两年都不是问题,唐军想一座座城打下来非常难,而且辽东很寒冷,冬天会是进攻者的一个大问题。
漠北则是太遥远,薛延陀人毕竟也是游牧民族,你大举征讨,他们打不过就跑,你人都找不到。
皇帝想征秦琅去,秦琅直接拒绝了,说如今岭南这边还动荡不安,他已经动员征召两万岭南精锐士兵,并六万岭南青壮民夫运送粮草等北上,还把北洋和东海两大舰队也都回防北上,又准备了许多钱粮一同运去。
至于说他暂时还要坐镇岭南。
他也反对皇帝御驾亲征,认为皇帝最多移驾东都洛阳就行了。太子可京西留守,但魏王泰留守不合适,一个年轻亲王凭什么留守?要留守也应当是选一二宰相辅佐太子留守才对。
出交州宋平城,入陇江顺流南下,再入支流白藤江,一路往几百里外的武安州太平城而去。
因为太平港的缘故,使的白藤江上到是航运繁忙,无数的商船客船往来。如今许多海上商船到交州,并不直接驶入交州港,反而是会先在海边的太平港依靠,然后再沿白藤江再经陇江到达交州港。
过去海船多数是走太平江或是直接从红河上溯交州城,如今那两条河道倒是显得要冷清了许多。
太平港和交州港一沿海一在内陆,倒是相辅相成,交相辉映。太平港现在成了大唐有名的霜糖制造和交易中心,还有棉花、棉布交易中心,这里还有盐、瓷等许多好东西,更别说附近不远还有鸿基港,那是一座煤港。
前依禁江,背倚太平江,还有一条武安河绕城而过,东面十里便是大海,东北角白藤江与禁江相聚汇入大海,这使的太平港拥有着得天独厚的交通便利,短短几年间,太平城已经扩大了十倍不止。
如今常驻人口都超过了万户,虽还远不如交州、广州、钦州等的繁华,但已经比爱州、长州等要热闹许多倍。
尤其是这里开放的氛围,更是让太平港的发展一日千里,这里从无到有,一开始的规划就已经高瞻远瞩,提前设计,所以如今虽然发展这么快,却丝毫不显乱。
在数年前,秦琅刚开始规划的时候,许多人看着图纸,认为规划的太散、太大,可是现在,人人佩服秦琅的眼光,那个时候就已经算准了能发展这么快,这些年,太平港越来越充实,商业区、住宅区、工坊区、码头仓库区等区域规划,越发显得合理高明。
而城区热闹的商街坊市,那笔直宽阔的街道,早规划预设的地下排水渠道系统,甚至是城中的运河水渠,人工湖等等都让这座城显得是这么的年轻和充满活力,以及那么的让人舒适。
干净、整洁、卫生。
街道上十步一个垃圾桶,百步一个公厕,随处可见的洗手池,条条街道上都有清洁工,让人不得不感叹,长安也没有这么的干净,更别说那随处可见的街边树木,绿树成荫,到处都是鲜花绽放。
进入港口前,还有专门的引航快艇接引。
无数的船只井然有序的排着队,秦琅拒绝了为他插队的请求,倒是很悠然的坐在船上看着这热闹的景象。
“那些都是胡商的船吗?”秦琅指着远处。
“回卫公话,这些确实都是胡商的船,先前有一阵子胡商来的少了,但没过两月,渐渐的便又来了,如今胡商越来越多,早超过了往年数量。”码头上负责接引的一位官吏恭敬回答道。
先前秦琅打击光明教和鹰巢,也整顿了不少不守规矩的胡商,许多胡商惶恐不安,但观望了一阵后,还是来了,大唐这边有无数他们想要的货,他们也有无数的货要卖过来,商人终究是逐利的,为了利益能铤而走险,何况他们观察后发现并没有什么危险。
只要守规矩,这里欢迎任何商人。
“怎么那些胡商单独排一队?”
“大唐优先,我们大唐的商船享有优先权,所以这些胡商得在另一边排队。”
秦琅想了想,“这样也不太好,若是入港繁忙时,可以唐船优先,但如果不是太忙的时候,还是一视同仁。”
“税征的也是一样吗?”
“税率一样,但是唐商能够享受一些补贴返还,胡商没有。”
“那这样的话,会不会有胡商请汉人冒充船主货东?”
“对这种情况我们会严厉打击的,一经发现,会严惩,他们不敢。”
太平港对于胡商多少有些歧视,不过比起其它地方来其实还是强许多了,就好比太平港也规划了给胡商聚居经商的蕃坊蕃市,但总的来说税率等都还是一样的,管理上也较公平公正,不会有什么胡乱摊派,但相应的,自然也不会有什么特权,入港都要严格登记,再比如禁止胡人拥有武器,长住的要办理居住证,暂住的要办暂住证,检查严格,若是不办发现要重重处罚甚至是遣返。
“嗯,这些很好,该坚持的规矩不能乱,太平港能有今天的繁荣,这些规矩也起了很大的作用,规矩就是秩序,没有秩序,哪来的良好工商环境呢,又怎么能吸引到商货,以后要坚持下去。”
“我们都是严格按照卫公的指示去做的,所有入武安州的胡商,不管是哪国来的,不管他们本来什么身份,进来后都要严格遵守我大唐的律法和武安州的规定的。”
犯了法,必须得接受唐律审判,没有什么胡人不胡人的。
胡人可以在武安州境内买田置地,购置房产商铺,开办工坊,雇佣工匠,奴婢等,甚至可以娶妻生子。
但按武安州的规定,要买田置地购置产业雇佣工人奴婢娶妻生子这些,有个前提是必须入大唐武安州籍,如果不入,他们买的田地产业等就没有永久产权,只是五年一续签,且要交不低的契税等。
不入籍不能娶大唐的女子为妻,不可纳大唐女子为妾,必须得入籍方可。入籍之后,就抛弃以前身份,完全就是大唐子民,一切按大唐律法行事了。
如果是那些不入籍的胡商,在武安州内意外死亡等,他如果身边有能继承的直系亲属,那么在缴纳一笔继承税后可以继承,如果身边没有直系亲属,则武安州代管三年,三年内没有直系亲属前来认领继承的,就直接没为官产。
没有了光明教撑腰的胡商,如今也老实了许多,毕竟上一次清洗,光明教、鹰巢还有许多乱来的海商,死的可不少,至今广州码头还有不少风干的尸首挂在那呢。
武安州这边对于这些打击更加严厉。
如今的胡商,本本份份做买卖,老老实实纳税。
胡商们连学大唐商人建个商帮、商会都不允许,谁敢弄,谁就会受到严厉警告,他们的行为会涉嫌严重违规,将受到严厉打击。
“无规矩不成方圆,这些胡商来到我们这里赚钱,自然得受我们的管束,继续坚持!”秦琅赞道。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