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ymo都市言情小說 最強狂兵討論-第4842章 那就殺了喬伊的女兒!展示-qi3k1

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最強狂兵
镭金脚镣。
这是苏锐心里面第一时间所做出的判断!
这一刻,他的心里面猛然咯噔了一下!
毕竟,镭金的硬度太高,塑形过程中的科技含量是极高的,做成一根棍子都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情,更别提这种环环相扣的脚镣了!
太阳神殿的神卫们现在虽然有了镭金全甲和外置动力骨骼,可是这些设备中的镭金含量远没有这么高!
这玩意儿真的比黄金还要值钱!
如此纯度之高的镭金,究竟是从哪里搞到的?又是通过什么方式,做成了脚镣?
而且,很明显,这脚镣可能已经很多年了!
絲路大亨 克裏斯韋伯
难道说,在二十多年以前,亚特兰蒂斯就已经掌握了镭金的提炼方式和冶炼技术了吗?
这不应该啊!
无数的想法在苏锐的脑海之中碰撞着,他想着这一切,简直感觉到了头皮发麻!
因为,苏锐已经想到了黑暗之城中那一扇把黄梓曜差点困死的镭金大门!
天地驚鴻 南晴貝
棄受翻身逆襲記
这一次事情的背后,本来就有着亚特兰蒂斯的影子,难道说,那扇镭金之门,也是黄金家族让赤血神殿的麦金托什偷偷送进黑暗之城的?
这件事情背后所牵扯的东西太多,确实有些耗尽苏锐的想象力了!
真相远未浮出水面!
如果说这件事情的背后站着的是鲁伯特和诺里斯,如果掌握镭金技术的也是他们,那么,这个乞丐模样的德林杰明显是他们的盟友,在这种情况下,这群人为什么又要用这样的方式来限制德林杰的人身自由呢?
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情扑朔迷离!
“好像还真是同一种东西啊。”这个德林杰看着脚下的镣铐,随后他的目光通过这镣铐延伸到了苏锐腰间的伸缩棍上,眯了眯眼睛:“不过,你的棍子,好像比我的要更黑更亮一些。”
你的棍子更黑更亮。
这样的夸奖好像让人想多听几遍。
苏锐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棍子,好像确实如德林杰所说……自己的镭金长棍和对方的脚镣确实有着些许的色差,而且光泽度也更饱满一些。
但是,这并不太重要,难道说,对方那些制造这个脚镣的人,也掌握了类似于南海渡世大师一样的提炼方法?
“我能不能问一下,前辈,你的脚镣,是什么时候戴上去的?”
苏锐喊了一声前辈。
这让德林杰的眸光一闪。
“呵呵,如果你对我缺少尊重的话,我的确是不太可能告诉你的。”德林杰说道:“但是,你刚刚的称呼,我很满意,你是个很谦虚的年轻人。”
罗莎琳德暂时没吭声,她始终警惕着,全神贯注地盯着德林杰,以防这个老家伙突然暴起。
很显然,小姑奶奶已经把现场的掌控权全部交给了苏锐。
这是一种发自骨子里的信任。
魔法時代的格鬥家
“嗯,我一直都比较有礼貌。”苏锐耸了耸肩,说道。
其实,他和德林杰本来是无冤无仇的,不过是所谓的立场问题,让他们站在了对立面,甚至马上还要打生打死。
不过,现在苏锐战斗的欲望并不算特别强,相比较把这个老家伙击败而言,他更想要探寻这镭金材料之中的秘密——这背后的因果联系让人有点头晕,苏锐迫切的想要将之解开。
“大概有几年了,记不清了,并不是我一被关进来的时候就被戴上这玩意儿的,在这不见天日也不知道时间的环境里,我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遗忘。”德林杰指了指罗莎琳德:“你可以问问这个小丫头,黄金监狱都是她的,我想她知道的细节可能要比我多一些。”
回想了一下,罗莎琳德看着德林杰,开口说道:“从我上任的时候起,你就已经戴上这一副脚镣了。”
苏锐觉得,这个德林杰应该是想不起来真实情况到底是什么了,于是摇了摇头,说道:“难道给你带镣铐的时候,你并不清醒?”
还好,这副镣铐的生产时间应该并不是二十多年前,否则的话,那样也着实太颠覆认知了——苏锐当然不愿意看到任何超越时代的技术落在敌人手上。
“我就是睡了一大觉而已,睡醒之后才发现脚上有着这玩意儿,适应了很长时间,才能戴着这玩意儿走路。”德林杰笑呵呵地说道:“不过还好,我顶多每天在牢房里转悠,这镣铐并不会对我的散步行为造成太大的影响,倒是睡觉翻身的时候有点烦人。”
不过,他虽然是在笑,可是笑容之中却有着森然杀意!
德林杰说起来挺云淡风轻的,可事实上并非如此,毕竟,双脚脚踝被镭金脚镣穿透,这样的疼痛必然难以忍受,德林杰必然是被无声无息的全身麻醉之后才被戴上了镣铐,而他在戴上这个东西之后,承受了多少痛苦才适应,真的无法想象。
“那么,前辈,打开牢房的钥匙,又是谁给你的?”苏锐又问道。
这个时候,双方之间似乎并没有特别剑拔弩张的气氛,反而还能聊聊天。
因为,苏锐敏锐的发现,这个德林杰并不一定非要杀掉自己和罗莎琳德,他曾经的地位那么高,同样也没有替诺里斯或是鲁伯特卖命的理由!
苏锐并不想要把体力完全消耗在这地底囚牢之中,如果能不去硬拼的话,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我也不知道,呵呵。”德林杰说道:“一个男人把这个东西给了我,他对我说,只要时机到了,我自然会选择出来。”
说着,他摊开了手,手心中放着一把构造极其复杂的金属钥匙!
“听起来似乎是有点玄。”苏锐说道。
“加斯科尔!一定是加斯科尔!”罗莎琳德的神情已经瞬间变得无比阴沉了!
“你的那个副手?”苏锐问道。
“没错,就是他!”罗莎琳德说道:“是加斯科尔给了他钥匙!”
“你这么确定吗?为什么不是你的前任鲁伯特呢?”苏锐问道。
“鲁伯特不可能亲自干这种事情,而且,目前为止,除了我之外,只有他可以拿到这边的钥匙!”罗莎琳德盯着德林杰:“我想,这个男人在给你钥匙的具体时间,一定在不久之前!”
从这一点就能够看出来,贾斯特斯和德林杰所得到钥匙的时间并不相同!
这本身就是一件让人很意外、并且值得细细琢磨的事情!
“那,他们让我出来的意义又是什么呢?”总是喜欢睡觉的德林杰似乎已经不那么擅长分析阴谋诡计了,他打了个哈欠:“不会他们认为我还想着要颠覆亚特兰蒂斯吧?”
说完,他摇了摇头:“或者说,他们以为我会杀了乔伊的女儿?”
苏锐和罗莎琳德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睛里面闪过的轻松之意。
德林杰既然这么说,那么是不是可以表明,他已经没有威胁了?不会对苏锐和罗莎琳德动手了?
不过,德林杰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在场的这一男一女大跌眼镜。
天災 半醉遊子
他的浑浊老眼中流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神色,说道:“不得不说,他们都猜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