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ca5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醫路坦途 愛下-469 靜悄悄鑒賞-31klb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努力,坚持,拼搏。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好像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些词成了鸡汤。鸡汤是什么,好似有营养,其实就是带了点油花的味精水。其实不然,得到和想要,这个路途中,没有好爹就必须有这三个词,别无他途。
张凡好似又回到了当年刚得到系统的时候了,从早到晚全天泡在手术室里,饿了,医院食堂二十四小时营业,自从张凡全茶素招标以后,茶素医院食堂的食材,名贵方面到没啥起色,可味道,已然成为了茶素的美食餐点之一,要不是医院这个名头太吓唬人,估计好多饕餮都要来尝一尝。
累了,在手术室护士长给置办的休息室睡一会。在全天候日光灯的环境里,张凡都分不出到底是白天还是黑夜了,虽然身体累,可精神却是亢奋的。
因为在手术的过程中,张凡越来越清晰的认识到,自己的手术水平好似提了一个层次。隐约中有点到了就算不下刀,也能预判出下刀后的情况。这种情况怎么说呢,就大约有点所谓的职业预感吧。也就是所谓华国文化里的忽兮恍兮,似有似无的样子。
这玩意听着玄乎,其实在很多行业的大拿中各自都有这么一种感觉。这种感觉无法量化,甚至有时候都无法去言表,更不要说把这种感觉付之于文字。但,它却能的的确确的让张凡对手术的认识和认知提高了一个层次。
所以,张凡心里还是挺得意的,这种感觉系统是给不了的,这是自己努力出来的。累的双腿都不是自己的,一边揉着腿,一边心里还挺得意,昏昏暗暗的睡觉前,张凡略带自恋的心里说:“哥还是有天赋的。”
对于张凡的这种拼搏,茶素医院的医生们已经见怪不怪了。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一年当中,张院总有那么几次抽风的时候,一抽风就开始不要命的呆在手术室里不出来。
早先的时候,张凡这种拼搏,都把欧阳给吓坏了,深怕张凡出个什么意外,老太太还特意的转着弯的让老高去劝说,后来张凡这样的次数多了,老太太也就不当一回事了。
而且大家都知道,每一次这样的努力后,茶素医院的某个科室就会忽然一下土鸡变天鹅。肝胆中心是例子,骨科中心是例子,甚至儿外科也是例子。
所以当张凡在手术拼搏的时候,好多好多年轻医生着急了。这种级别的手术,他们还没资格参与,但参观是不对他们设限制的。欧阳敢用年轻人,张凡更是喜用年轻人。
这次也是机会,烧伤科,茶素的烧伤科估计又是下一个重点科室了。早先的时候,李存厚来茶素的时候,欧阳如同幼儿园的大班老师一样,给李存厚安排了十好几个年轻医生当助手。
其实,助手什么的都是幌子,老太太想的也挺好,说不定这些人里面就有一两个成了老李的徒弟。想法是好的,有的人能吃苦,也有天赋,可就是耐不住寂寞。
老李今天来了,明天走了。当初安排的十几个医生,坚持下来的几乎都没有,都要居家过日子,房子车子票子都是压力,所以,一个两个的都慢慢的分流到其他大一点科室去了,毕竟科室太小没钱可转。
让人家光脚踢墙的只听脆声也不行,欧阳和张凡也挺无奈。人才毕竟难得。所以,茶素的皮肤仍旧是那么的半死不活。可这次不一样,这次等于是实锤了。
材料出来了,张院又呆在手术室里不出门,这就代表着下一个大火的科室就是皮肤科啊。说不定皮肤科还能再分出一个烧伤科来。这就是机会啊。
当初走的人,想回来的,当初没选上,现在也看到了机会。高年资医生就没辙了,医疗这个行业,年轻的时候选的那个科,几乎就等于在额头上订了一个标签,大家一般谈论的时候,都会说一句,你什么出身啊。
医疗圈的出身,不是问你家是不是医疗世家,也不是问你是不是从哪个重点医学院毕业,他们问的是你从事的那个科。比如张凡,他走到哪里,就算拜师卢老爷子,可他执业证书注册的是骨科,他的出身就是骨科医生。
医院内是年轻医生们在焦心。医院外,鸟市好几个高官三甲医院的烧伤科副主任一类的医生也心动了。茶素如同开武林大会一样,就算没通知他们,他们也知道了。
现在动心的人不少。不光鸟市的人动心,就连内地一些大型城市的副主任一类的人也开始动心了。也就是茶素太偏远,略微朝中心近一点,比如在陕市,这些人估计都连考虑都不考虑,绝对会早早的撸袖子下场了。
年轻医生们已经上蹿下跳了,而这些人还在等待,等待张凡最后的结论。
“这家伙太厉害了。我陪了三天现在感觉腰都直不起来了。”
“是啊。还是年轻啊,你说他这么年轻,怎么吃的就这么深,你我在他这个年岁,你说敢做这样的手术吗?”两个内的副主任级别的医生,下了手术,在茶素医院的专家楼里休息。
“敢?瞧你说的,应该是会不会的问题好吧。”一个带着眼镜,口音明显可以划归到外语的南方腔。
“呵呵,也对。我有点心动了。”另外一个,也是南方口音,但仔细听还是可以听懂的,比刚的那位就好多了。都不用多说,大家都是一个层次的,一说心动,都明白。
“哎,我也心动了,可茶素的这个冬天太可怕了,你晓得不,我出门没几分钟,鼻子都快冻掉了。不过这边的暖气倒是真不错。茶素医院,皮肤科没有带头人,古丽都四十来岁了,还没啥建树,后期肯定带不动。哎,真难选择啊。”
总裁老公的小宠妻
两人都是大学同学,关系不错,所以也就有一说一了,而且动心的不光他们两人。也不在乎竞不竞争的。
“是啊,孩子的教育,老婆的工作,亲朋好友的看法,都是麻烦事情。我来茶素的时候,我家亲戚还给我说,去茶素干什么,当年我们老乡林老头发配的地方,有什么好去的。”
两人说着说着,都无话可说了,静静的躺在床上想得失。这种对话,在茶素专家楼里有太多太多了。
对于茶素的地域大家心里都不甚满意,而且对于茶素医院,这群人不是毛头小伙子,他们的眼睛就毒辣的很多,打眼一瞧,就知道,这个医院就是靠张凡。一旦张凡有心跑,这个医院就会从云巅落到尘埃,所以他们赌不起。
搬家穷三年,对于他们来说,不光是一个搬家的问题,一旦离开原来的医院,那个坑位就没了,再想回头,就难上加难了。
……
“家也不顾,一天到晚的泡在医院,他还要不要这个家了。辛亏他才是个院长,他要是总统,是不是老子见他都要预约啊。”张凡家,张凡老子一边吃着儿媳妇做的饭,一边和老伴凑在一起当着邵华的面骂张凡。
老头子骂完,张凡老娘无缝衔接,“就是,就是,事业什么时候能干完,事业是国家的,可家是自己的。华子,等他回来,你别劝我,我要好好收拾他一顿。”
邵华都哭笑不得了。张凡差不多一周都没回家了,邵华知道张凡最近特别忙,也知道他现在在关键时刻,所以心里虽然略有点失落,可还是特别支持自己男人的。
因为她知道,当初选择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个行业,身不由己的时候太多了。
她还没怎么找呢,自己的公婆就杀到了别墅里来,一边陪自己,一边数落张凡,原本心里的一点小失落,在两老人站在自己的战线上后,立马烟消云散了。
她笑着对两老人说:“妈,看您说的。别说他偶尔这样,我们好多同学,几乎周周出差,还没张凡顾家,张凡不忙的时候,还是很顾家的。您就别添乱了,他估计都累坏了,他嘴也刁,就是不知道,在医院吃的好不好,哎!”
这话一说,老头不说话了,他和老伴进门的时候就商量好的。哪里有不心疼儿子的,虽然父子两人老抬杠,可儿子是他的骄傲。儿媳妇通情达理,他也就不说话了。吃完放下筷子,就去院子里消食去了。
“是啊,小石头也不知道吃的好不好,要不你去看看。”张凡妈妈这时候才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了。
“好,妈,你去不去。”
“我?我,我就不去了吧。别给他添乱。”
邵华一看,就知道婆婆也想去。二话不说,提婆婆收拾了收拾,开车就走。
张凡现在住的离医院有点距离,得开车。
“爸,你去不去看张凡。”车出院子就看到老头在街上慢慢的溜达,大冬天的,老头想让娘两好好聊聊,他在有不方便,所以在外面挨冻呢。
“我才不去呢。”老头嘴上还是硬棒的。
“走吧,你还要给我看路呢。”邵华再一说,老头就乐呵呵的上了车。
“你放心开,我现在给你瞧路,我技术好的很。”
“华子,你说我穿这样,会不会给张凡丢人啊,毕竟他现在是院长了。”张凡老娘上了车,就不停的拉着一副,好似觉得一副总有一些地方不平整。
“丢什么人,你看你说的。”张凡老子不乐意了。
“呵呵,怎么可能,妈,你要是把张凡给你买的呢绒大衣一穿。都比我洋气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张凡姐姐呢。”
“嘿嘿,华子就会哄老婆子开心。不丢人就好,不丢人就好,小石头当初来这里,之身一人,能干到现在的地位,想想都知道孩子得有多不容易,我当妈的帮不上,但不能再给孩子添乱了。”
说完,车里静悄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