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kp5c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人間苦》-第1276章 頭魚拍賣展示-uzco0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龙少重新站在高台上,大手一挥。
“各单位注意,开始拉网出鱼。”
十多辆拖拉机,在远处,拉着渔网就开始往上拽鱼了。
龙少没有管他们到底拉出多少鱼,而是指着放在台上的头鱼。
“下面,咱们进入最重要的环节。
开湖头鱼拍卖,价高者得,起拍价…”
龙少其实对于头鱼的起拍价,一直没有想好。
由于是第一届冬捕节,不像人家大吉省查查湖那么有名。
价高了,流拍不吉利。
尤其自己还没腾出功夫出去找企业,都是普通市民,参与热情应该不会很高。
价低了,就算没开好头。
头鱼是冬捕节的招牌,价格太低说出去不好听。
歃血大隋
算了,还是低调点吧,毕竟明年还想继续办呢。
“起拍价,一千。”
哎,蔡根失望的低下了头,龙少还真的挺低调。
使这么大劲,来这么多人,起拍价就一千啊?
六十多斤的鱼,一千还真不算贵呢。
可是,也不知道预热没做好,还是大家的关注点都在出水的渔网,又或者普通人对于拍卖并不熟悉,竟然没人搭理龙少。
这可就尴尬了,一千元流拍吗?
作为独家冠名的共享子女董事长,蔡根无法接受流拍。
也没跟老婆商量,举着团团的手。
“共享子女,一千。”
蔡根喊的声音很大,一下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然后,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出现了失望的神情。
主办方这个托找的很不用心啊。
光头长相就不说了,一身保安的制服,还真是随便呢。
几个小年轻,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蔡根,嘲讽之意突破天际。
“卧槽,保安来拍头鱼?”
“他可能是共享子女企业的保安吧。”
“那为什么保安能代表企业来竞拍呢?”
“因为共享子女也不是啥正经的大企业吧。”
“肖炎耀,你家这边都挺搞笑啊。”
“是啊,山寨的冬捕节也就算了,还有找保安当牵驴的竞拍,扯犊子呢?”
“肖炎耀,你是坐地户,不参与啊?”
被叫做肖炎耀的高大男子,难以抵抗女伴的要求,轻蔑的看了眼蔡根,好像跟他一起竞价都丢人。
“厚德泵业,出两千。”
哦,大家这才明白,原来这竞拍头鱼,都是顶着企业的名头啊。
那就是说,竞拍头鱼,算是企业做宣传,斗富的活动呗?
瞬间明白了游戏的潜在本质,市民们的注意力终于被吸引了。
这样的机会可不多见,电视转播拍卖会的机会也不多。
现场看人家斗富,比自己花钱都爽。
蔡根没有去看身边的小年轻,自己起了个带头作用,就算完成历史使命了。
極品女鬼收容所 流雲飄風
厚德泵业,这么耳熟呢?
一时还想不起来,应该是那个肖炎耀家的公司。
自己的共享子女,目前还没有啥实力跟别人斗富,条件不容许啊。
“老东北火锅,出两千五。”
果然,大家明白咋回事以后,有想法做宣传的开始参与了。
“百年馒头店,出三千。”
我晕,讲经济学的大姐竟然也来了,耽误早市赚钱了都。
过了这个年,应该是差八十二年百年老店了吧。
“优优教育,出三千五。”
嗯,还真是各行各业呢?
能做买卖的老板,脑瓜真够用。
这么多市民在,无论是不是能成交,哪怕就是喊一嗓子,也算是给自己的买卖做了宣传,咋算都不亏呢。
只是,这算是击鼓传花,如果想要投机,也是需要掌握分寸的,否则几千块买条鱼,咋吃都不香吧。
“大海汽修,出四千。”
这算是差不多了,叫价声暂缓,龙少觉得不能冷场。
“大海汽修,出了四千,还有加的没有?
头鱼啊,六十六斤的头鱼啊,从年初顺到年尾啊。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肖炎耀刚想继续叫价,就听到人群中别人抢先了。
“共享子女,五千。”
蔡根一下就愣住了。
不为别的,这声音自己太熟了。
熟到,咋想也不可能出现的地步。
蔡根顺着声音看去,竟然真的是苍蝇。
喊完价,苍蝇还冲蔡根挥了挥手,一脸兴奋。
作为买假鱼送礼的选手,为了帮自己做宣传,竟然出价五千拍头鱼?
蔡根觉得自己脑子都木了,实在无法接受。
苍蝇喊完价,从人群里挤到蔡根身旁。
抗戰特種狙神
“根哥,咋样,哥们够意思不?”
蔡根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你发烧了啊?
脑子烧坏了吧?
五千块钱,你今天要是真把这钱花了。
以后不得拖家带口上我店去蹭四顿饭啊。”
苍蝇一把推开蔡根的手,好像受到了侮辱。
毒王鬼妾 木蘇
“根哥,你咋这样看我呢?
作我这行的,年终岁尾,必须要养人品。
今天,我就拿你养人品了,算是回馈老客户。”
我去,这么迷信吗?
蔡根觉得,作为苍蝇的老客户,咋就没有一点自豪感呢?
即使被他回馈了,心里也不得劲。
肖炎耀看到蔡根的保安队伍增加了人,也是不太入流,心里稍微有点不爽。
共享子女,那是啥啊?
醫見鐘情:王爺你幹嘛
肯定是这小破地方,搞出来的土鳖噱头,骗老头老老太太的玩意。
据说现在传销都搞区块链了,共享经济都有点落伍了。
直接无视吧。
“厚德泵业,六千。”
苍蝇扭头看了眼肖炎耀,嘚瑟的一笑。
“共享子女,七千。”
呀,这算是杠上了吗?
本来准备报价的小老板,集体闭上了嘴。
不花钱能看热闹,没必要下场了。
再说了,这算是击鼓传花,万一真砸手里犯不上。
肖炎耀被苍蝇嘚瑟的模样给恶心到了,自己为什么会跟这样的人去争呢?
有点掉价啊。
“厚德泵业,八千。”
“共享子女,九千。”
哎呀我去,如果刚才是巧合,现在绝对是被针对了啊。
你有啥实力,针对我呢?
肖炎耀直接就笑了。
厚德泵业,这个城市唯一进入资本市场的上市公司。
全国一半以上的转向泵,都是自己家出产的。
除去那些以前开矿的,做实业的里面也算是名列前茅了。
难道,这小子,不知道我是谁吗?
难道这么多年,因为我到外地求学。
厚德泵业大公子的名号,已经被人遗忘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