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線上看-第276章 將軍請多擔待熱推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倪月杉走上前,看了一眼邹阳曜,武功高强的他,会说倒就倒?
倪月杉看向身边士兵:“心脏出了问题,那就做心脏复苏!”
几个士兵质疑的看着她,“怎么复苏?”
“按压他心脏处!如果还不行,再来个人工呼吸!”
“何为人工呼吸?”
“嘴巴对嘴巴渡气!”
在场士兵连忙摇头,纷纷退避开去,惶恐不已。
谁敢和邹阳曜嘴巴对嘴巴啊……
“怎么,你们不想救将军?”
几人摇着头:“你不是军医处的人吗?那你倒是嘴对嘴去啊!”
倪月杉微微扬唇:“是你们让我去急救的哦!”
“单兄!”景玉宸唤了一声,不知道倪月杉想干什么?
倪月杉给他一个放心的眼神,之后朝着邹阳曜走近,然后伸手狠狠按压下去。
在场人明显看见邹阳曜睡的病床往下一塌,倪月杉没有就此作罢,继续按压,一下比一下狠……
“咳咳,将军本身没事,你这样会把将军按死?”
倪月杉根本没停手,发现邹阳曜装的还挺像,她开始上拳头朝着邹阳曜狠狠砸去。
士兵们立即阻拦:“你干什么!”
倪月杉一脸无辜的说:“一个人心脏停止跳动的话,应当给它一点刺激,这样会使心脏重新跳动!你们不敢做,我来做!”
倪月杉怒喝一声,朝着邹阳曜心脏再次狠狠捶去。
有士兵看不下去了:“停停停,你分明是想害死将军!你不要再捶了,你该用嘴了!”
倪月杉露出一副明白的表情:“我今天没清理牙,还吃了大蒜,将军你可别嫌弃我!我这个人平时就有一点口臭,今天为了救你,你就勉强忍着点哈!”
倪月杉捏住邹阳曜的鼻子,之后掐住他的下巴迫使他的嘴巴无法张开,然后倪月杉对着邹阳曜一点点的靠近。
倪月杉也看的清楚,邹阳曜的脸越憋越红,身子开始颤抖,到了最后,邹阳曜不得不睁开了眼睛,将倪月杉挥开。
他开始大口喘息,怒目而视:“你,你想杀了本将军?”
倪月杉一脸委屈的看着他:“将军这是说什么呢?你不是昏迷了吗?瞧瞧现在不是醒来了?”
一旁士兵跟着附和:“是啊,将军,虽然单兄弟的医治方法奇怪了一些,但救你时,真的很卖力!见效也挺快的!”
邹阳曜捂着心口的位置,就算心脏没有问题,但倪月杉一番爆锤,谁受得了?
“倪月杉,你千万别有心脏病的那一天!”
他咬牙切齿的说着,恨不得将倪月杉当场掐死!
倪月杉一脸无畏的表情:“好啊,将军既然醒来了,就好好等着师傅带人过来吧!”
倪月杉话音刚落,帐外军医撩开了帘子,几个医术好点的医者跟着走了进来,轮流给邹阳曜把脉。
“将军你怎么自个醒来了?究竟是哪里不舒服?以前有过类似症状吗?”
邹阳曜一副虚弱的表情,回答:“之前没有过类似症状,你为本将军开些药,本将军歇息歇息就好了。”
他捂着心口位置,有些痛苦。
倪月杉在旁边听着,提示:“将军,自己的身体要爱护好,你既然得了病,师傅就不会放任你不管的,所以你就安安心心的躺着,让师傅将各种苦药,针灸,都给你试一遍,一定可以有效果的!”
优美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276章 將軍請多擔待讀書
邹阳曜眯起眼睛,神色严肃:“你当本将军是什么,用本将军做试验吗?”
“将军,这也是为你好!”
“脉象你们几个已经号过了,赶紧走吧,本将军要歇息一会,本将军现在不止是心脏疼,整个上身都疼……”
几个军医号脉结束,也没弄清楚邹阳曜究竟是什么病症,他们朝外走去,准备商议商议。
士兵们也乖乖退下,倪月杉想继续陪着景玉宸,军医却唤了她一声:“过来,帮忙!”
倪月杉看了景玉宸一眼才朝外走去。
等帐篷内只剩下邹阳曜和景玉宸二人,四周也安静了下去。
景玉宸趴在床榻上,笑着询问:“邹将军,你装的这么辛苦何必呢?胸口疼不疼?”
“谁说本将军是装的,本将军就是病了,而且本将军会指名道姓,让倪月杉来照顾本将军!”
景玉宸冷声一声:“用内力催动脉搏,造成紊乱脉象,这么弱的伎俩,老套!”
邹阳曜躺在床榻上一脸得意:“本将军若是让倪月杉伺候本将军,她一定没有拒绝的权利,你就在旁边看着吧!”
营帐外,几个军医商议如何医治邹阳曜,倪月杉在旁边认真的听着,开口提示:“不如针灸吧!加上喝药辅佐,相信恢复一定很快!”
军医互看一眼,他们确实摸不清,邹阳曜究竟是为何犯病,针灸和喝药双管齐下,确实是好!
“也成!”几个人商议过后,打定了主意,准备给邹阳曜针灸!
倪月杉等人重新进去时,邹阳曜正舒服的躺在床榻上,看见有人来了,立即捂着心口,一副不舒服的表情。
“邹将军,我们商议过后决定,给你针灸,再给你煎一副药,双管齐下,现在药已经在煎了,先给你扎针疏通你紊乱的脉象!”
邹阳曜静静的听着,之后指着倪月杉:“在此之前,先让她给本将军擦擦身,本将军今日操练士兵,出了一身的汗水,捂着难受死了!”
军医们愕然,之后,看向倪月杉:“听到将军的话没有,快去打热水来!”
倪月杉诧异,“将军的药还在煎着呢,我去看药吧!”
“药刚放上去还没有这么快就煎沸了,你动作快一点,来得及的……”
倪月杉心里郁闷,转身去办,邹阳曜微不可查的勾了勾唇,眼神看向景玉宸所在的位置,很是挑衅。
倪月杉将水很快搬来,她将干巾丢了进去,看了一眼邹阳曜所在的位置:“将军,小人手笨,不会伺候人,若是重了点,你多担待!”
之后倪月杉拧干水,朝邹阳曜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