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因爲怕痛所以全點防禦力了-第五百八十四章 這裏有件女修內甲相伴

因爲怕痛所以全點防禦力了
小說推薦因爲怕痛所以全點防禦力了因为怕痛所以全点防御力了
王老满脸堆笑,抱拳拱手,缓缓说道。
“哈哈哈,还早呢,宿老那边收到的意思是,擂台大比上动手,擂台大比算是一年一度的盛会了,傲来国各大家族都会参与,这个时候人最齐全,想来三当家也是想要在这个节骨眼发难,跟大当家彻底摊牌。”
“布局了这么久,好戏终于是要开始了。”
司徒家主也是乐呵呵的说道。
“老夫还真想要见见司徒家的公子,究竟是怎样一个人才,居然能够想到这样的计策,引出一系列争端的导火线,恐怕事后,三当家还会奖赏一番也是说不定呢!”
王老哈哈大笑,一想起孙长老那铁青的面色,他心中就止不住的一阵畅快。
他最近的表现有些蹦跶,也许已经有人注意到他了,但那又如何,只要三当家得势,他立刻翻身做地主!
就算是大长老之流,也唯有被他踩在脚下而已!
“犬子不过是歪打正着罢了,在这个节骨眼上搞事情,我还想要罚他来着呢,等他回来,立刻让其面壁思过。”
司徒家主摆了摆手,一副自家儿子不成器的模样,只是双眼之中闪烁的得意之色,显露出了其真实想法。
王老还想要再说些什么,也就是此时,殿外突然间骚乱起来,一阵阵杂乱的叫喊声传入连殿内几人的耳中。
“这是什么!”
“我司徒家门前,为何会有这种东西?”
“这是谁干的?”
听着一连串慌乱的叫喊声,司徒家主的眉宇皱了起来,有些不悦的问道:“外面是何事,让你们如此惊慌?”
“我司徒家的修士,何时这般不成体统了,平日里怎么教导你们的?”
“家主息怒,此事实在是过于匪夷所思,还请家主移步族中大门前。”
外界修士有些颤巍巍的说道,眼神之中难以掩饰慌乱之色,结合最近听见的一些传闻和风声,他们的心中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哼,究竟是何事?”
“我辈修士,理应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一个个都如同你们这般,修行界还要如何向前发展?”
司徒家主面色一沉,身形一晃便是出了大殿,自家弟子在外人面前出丑,这脸可是丢大了。
只是当期走出司徒家的瞬间,整个人如遭雷击,瞬间僵硬了。
“司徒家主,不必如此,弟子们终究是阅历尚浅,缺乏历练,有些举止不当也是情理之中,不要太过责罚了。”
“呵呵,是啊是啊,我等当年,还不是一样的毛手毛脚,都是在杀伐之间成长起来的……”
“就是,司徒家主,这人啊……啊这……”
“我去,这是什么!”
“这玩意儿怎么到这来了?”
身后王长老等人也是赶忙跑了出来,眼神之中满是笑意,没想到司徒家主也有出洋相的一天。
本想对其好言相劝,但是当他们顺着众人的眼神环顾四周后,浑身汗毛竖立,瞳孔一阵剧烈收缩。
此时此刻,司徒家的门前,一摞摞面罩堆积如山,就这么静静的摆放在大街旁,来往人群指指点点,看热闹的吃瓜群众越聚越多。
这是怎么回事?
这面罩他们当然都认识,就算是不认识,稍稍想一下近来发生的大事件也能够猜到几分,这玩意儿,分明就是那在傲来国地界烧杀抢掠之人头上戴的面罩啊!
“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何司徒家周边堆积了这么多的面罩?”
“这面罩是干啥的?”
“这还看不出来,最近风头最盛的面罩修士一伙人戴着的,不就是这种面罩吗,不是说凶手是李小白等海外修士吗,莫非是司徒家的人干的?”
“我感觉即将有一个惊天大瓜,板凳已经搬好,坐等反转!”
一众路人看着这街道上的壮阔景象,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不由得待在原地驻足,等待着事情的下一步发展。
若真是司徒家修士做的,那这事儿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这是豪门世家在挑战傲来国的律法权限啊!
换句话说,这就是要谋反的节奏。
“这究竟是谁干的,昨晚守夜的弟子在那,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就任由人家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对方在我司徒家门前?”
司徒家主心中怒火中烧,看着情况分明就是有人在蓄意陷害他们。
如此明目张胆的搞事情,但偏偏还就是能够引起关注,着实有些棘手。
地面上堆积的面具他再熟悉不过了,在得知司徒鬼雄的计划之后,他联合了几大家族特意赶制了一批面罩供司徒鬼雄使用,但是万万没想到,这一招居然会有一天被反过来用在他司徒家的身上。
“回……回禀家主,昨晚我们兄弟二人有些迷糊,并未看见形迹可疑之人。”
一旁两名弟子哆哆嗦嗦的说道,出了这么大事,已经有损家族荣誉了,他们此刻只求家主不会一怒之下将他们给宰了。
“没有看见形迹可疑之人,那你告诉我,这些东西是谁放的?”
“它们自己长脚跑过来的不成?”
司徒家主脸色阴寒,眸中隐约有杀意浮现,他发誓,若是被人揪出幕后元凶,一定要将其碎尸万断。
弟子们不敢言语,身形不自觉的打颤。
王长老几人的面色也是有些不好看,如此数量的面罩仍在司徒家的门前,俨然就是在告诉城中修士,面罩修士一伙人,就是司徒家找人假扮的。
这是被人给针对了啊!
李小白等人一直被安置在刑法堂内,应该是没有机会出来兴风作浪的,莫非还有其他人在盯着司徒家?
环视四周吃瓜群众一圈,司徒家主缓缓开口,淡淡的说道:“让诸位同道看笑话了,此事不知是何人的恶作剧,让我司徒家平白受辱,此事,不会善罢甘休,我司徒家,必定会严查到底,将这面罩背后的主人给揪出来!”
“今日就到这里,诸位散了吧。”
司徒家主强忍着心头的怒火说道,尽可能将大事化小。
但下一秒,他的心再度提到了嗓子眼。
人群中有修士突然间惊声叫道:
“你们快看,这里有一件女修的内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