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近身兵王 起點-第2388章 王室的尊嚴推薦

近身兵王
小說推薦近身兵王近身兵王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苍浩也不隐瞒自己的真实想法了:“这两个岛是你我瓜分,与其我来依靠你补给,还不如让你来求我。”
“那以后我就要靠你罩着了。”阿芙罗拉直接提出一个方案:“防空作战系统没那么简单,需要有搜索雷达,还需要有导引雷达,当然更要有DAO弹。我会准备两条大型集装箱货船,把系统部署在上面,你差瓦立的航线找一个点,给我坐标和时间,然后我们就可以上演开年大戏了。”
苍浩和阿芙罗拉紧锣密鼓去准备了,再说王后那一边,自然是相当得意:“王室这块招牌还是很好用的,只要我以王室的威严压下来,由不得差瓦立不听话。”
提轮有些顾虑:“差瓦立答应的未免太痛快了吧……”
“也不算是痛快,他当时特别纠结,非常难看。”王后冷笑着哼了一声:“现在只能老老实实去华夏给我把事情落实!”
“他会不会玩什么花样?”
“他没办法玩花样。”王后非常有信心:“他只要去了华夏,就必须争取华夏的支持,如果没达成任何结果回来,我们就可以问责了。”
提轮有另外一种担心:“殿下说他会不会串通华夏方面设计什么阴谋?”
王后认为应该不会:“首先是华夏一向不干涉别人的内部事务,表态支持或者反对已经是最高限度,不可能再采取实际行动,而我们要的就是公开表态;其次是差瓦立在华夏没什么人脉,当然他的合作者苍浩是有的,不过这一次是临时决定访问,苍浩应该也来不及给差瓦立拓展人脉。如果差瓦立真的想要跟那边达成某种共识,事先必须有足够的沟通,而且这种沟通往往需要很长时间,这种突发性访问,难以达成任何实质性成果。”
提轮放心了:“难怪殿下逼着差瓦立必须马上动身,就是不给苍浩任何时间去暗中谋划。”
王后对自己的安排非常得意:“关键就在这里。”
提轮还是有点担心:“万一……华夏那边有人存在什么想法,可能先前跟差瓦立沟通过,这一次一拍即合给我们下套呢?”
王后冷笑着道:“我对差瓦立说的很明白,这一次出访必须达成协议,否则就追究责任……”
这一次王后接见提轮不是在私宅,而是自己在王宫的会客室,王后正说着话,突然国王来了:“你们在干什么?”
王后本来以为,国王正跟王妃亲亲我我,根本顾不上自己,所以才把提轮找到王宫。
王室成员,尤其王后,私下接见军方领导,倒是也没有明文规定不允许,但多少还是有些敏感的。
后宫干政,在任何一个君主制国家,应该说都很敏感。
但王后的脑子转得还是很快的:“是这样的,提轮将军觐见陛下,正好我没什么没事儿,就先把提轮将军请了过来,我想问一下先前事件的详细经过。”顿了一下,王后补充道:“我当然不懂治理国家,也不想干预ZHENG治,但我希望国泰民安,所以只是关心一下,没有其他意思。”
提轮急忙跟着说道:“是啊,上一次那些暴民袭击王室车队,王后殿下深陷包围当中,差一点就遭遇不测,所以王后殿下非常关心事态进展。”
那一次活动,国王带着王妃开溜了,扔下王后一个人不管,一直都有点愧疚,现在想一想,觉得王后关心局势倒也正常:“差瓦立突然之间要去访问华夏,这是怎么回事?”
王后很小心的问:“他没有禀告陛下啊?”
“没有。”国王摇了摇头:“原则上来说,我不会过问内阁工作,差瓦立也无需事事向我汇报。”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访问华夏。”王后冷冷一笑:“我有些猜测,但不太敢说。”
国王摆摆手:“我现在允许你说。”
“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我们现在面临的国际形势很微妙,差瓦立跟华夏那边有勾结,可能是想要借机从中牟利。”王后说到这里,又是一声冷笑:“因为我们正在被制裁,很可能差瓦立会向华夏输送一些资源,换取自己的利益,毕竟我们现在无从选择……当然了,这是一种比较坏的推测,还有一种比较好的推测,或许差瓦立真是为国尽忠。”
“什么样的推测?”
“或许正因为形势不太乐观,差瓦立去华夏争取支持了,毕竟这一圈国际谴责下来,华夏一直都没说什么。一直以来,我们跟华夏关系不错,如果华夏愿意支持,我们完全可以安然渡过难关。”王后说话面面俱到,滴水不漏:“当然了,这些都是推测,到底差瓦立怎么想,等回来就知道了。”
提轮在旁边补刀:“如果华夏公开声明,支持我们在所有事件当中的立场,说明差瓦立确实为国尽忠。如果华夏方面什么都没说,那么问题就来了,差瓦立去干什么了?”
国王点了点头,像是认同王后和提轮的观点,随后问了一句:“提轮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提轮本来没事儿,既然现在说来觐见的是国王而非王后,就必须编个理由出来:“上次开枪之后,街头的暴民越来越多,与王家军虎视眈眈的对峙,简直就是大胆包天。我来请示陛下,要不要继续维持军GUAN状态,要不要增调力量?”
国王本来没什么主意,正头疼眼下局势,听到这话下意识就问:“你能把局面稳定下来吗?”
提轮不做保证,狡猾的道:“我一定尽最大努力。”
“我希望一切尽快恢复正常。”国王有些不悦的道:“国家首都现在这么乱,到处都是YOU行和示威,到处都是反对王室的口号,整个国家颜面何在!”
提轮火上浇油:“这些暴民如此胆大妄为,是因为有人给他们做后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强硬起来,如果我们有了示弱的表现,他们必然会提出更多过分的要求!”
国王心绪沉重:“我知道他们都提出什么要求了……”
“其他先不说,关于最主要的那一点,我坚决反对改革王室制度!”提轮立即表态:“王室是暹罗的象征,所有臣民必须臣服在国王脚下,如果改革这一根本性制度,暹罗也就不再是那个值得我们骄傲的国家!”
国王非常满意:“你看着处理吧。”
丢下这句话,国王竟然起身离开了,不管提轮是不是走了。
把后宫女性,跟军方要人单独留在一起,这事儿多少还是有点敏感,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但国王完全不在乎。
国王也不管提轮和王后是不是有事要谈,反正王妃发来短信,就去找王妃了。
这会儿王妃在自己寝室,没跟着国王,自然也不知道这三个人的谈话。
等到国王走了之后,提轮哈哈一笑:“王后殿下英明,刚才这一番话,进可攻,退可守。如果差瓦立没有获得华夏支持,那就是差瓦立自己的问题,跟我们一点关系没有,到时陛下自然会收拾他的。”
“不过,虽然我们这样没得罪内阁,但如果差瓦立真的获取支持,那么功劳也跟我们没关系。”王后有点失落:“我刚才对陛下说这一次出访与我毫无关系。”
“我认为现在确实应该撇清关系。”提轮意味深长的道:“因为差瓦立此行,既有可能一无所获。”
“何出此言?”
“近年华夏方面对国际关系的反应很怪异,尤其是近一段时间就更怪了,不知道究竟在谋划什么。”提轮始终想要推翻内阁:“如果提轮什么都没做到,那么干脆就干掉内阁,重新改选!”
王后不置可否的说了一句:“还是让陛下高兴才是最重要的。”顿了一下,王后补充道:“无论国王内心到底怎样想,又无论平常怎样摇摆不定,内心都希望当前的王室制度可以保留。正是在这样一个制度之下,国王才能每天花天酒地,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有大量资源可以挥霍。我能看出来,我刚才坚决要求保卫王室制度,让陛下心里非常高兴。”
提轮急忙道:“我本来就是这么想的。”
差瓦立这一次访问,并不是接受华夏方面的邀请,而是主动去的,所以事先要跟华夏方面沟通。
虽然访问非常突然,华夏却也答应了,并且承诺安排一系列重要会见,很显然还是很在意双边关系的。
同时,消息很快被媒体发布出去,其实内阁自己没发言,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爆料。
脑子稍微机灵点的人都知道,这一次差瓦立去华夏到底干什么。
这样一来,很多公众开始抵触差瓦立,认为内阁看起来很有骨气,关键时候却还是军FANG的走狗。
除了暹罗本国,周边几个国家也非常关注,因为暹罗的局势已经影响到他们,西方阵营那边也观察事态进一步发展。
于是,在各方的目光当中,差瓦立上了自己的飞机,在南海上空的时候,在飞行员协助之下跳伞,直接落到了海里。
苍浩已经特定海域安排了救援船只,在差瓦立跳伞之后第一时间,就找到了差瓦立并营救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