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神秀之主 愛下-第270章 調酒師(求月票)

神秀之主
小說推薦神秀之主神秀之主
轻语者酒吧。
经过一番紧急修复之后,已经重新开业。
虽然订货还没有到,药房也在筹备当中,但因为资金短缺等缘故,钟神秀还是决定尽快开业。
反正靠着老海狗留下原本的一些存酒,还能支持一段时日。
……
爱丽丝与安琪儿是一对好友兼室友。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神秀之主-第270章 調酒師(求月票)看書
她们家庭优渥,向往独立,目前正在拜伦市的一间女子大学内读书。
因为平时生活的苦闷,还有做一回‘坏女孩’的刺激,她们偶尔会联合起来,做一些出格的事情。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要真正尝试那些堕落的事情。
她们想要那种偶尔使坏一把,却又并不会令人后悔终生的‘坏事’。
因此,偶尔偷偷溜出学校喝一杯,便成了两人的保留节目。
可以一边品尝酒精的味道,一边体会违法的刺激,是一种难以言喻的诱惑。
所以,即使发誓下一次再也不来地下酒吧,到了这一晚,她们两个还是偷偷溜出来了。
爱丽丝有着一头金色的长发,皮肤白皙,蓝眼睛,身材瘦长,安琪儿则是较为矮小,脸上还有些婴儿肥,看起来十分可爱。
但此时,两人已经打扮得熟人见面都认不出来的程度。
爱丽丝给自己套了一身黑色紧身皮衣,还带着金属刺的那种,安琪儿则往脸上涂了厚厚的一层粉,给两只眼睛上了厚厚的烟熏妆,看起来哥特风味十足。
“听说这里的酒吧换老板了。”
两人一起走进小巷,爱丽丝压低声音。
“每一家酒吧都是财源,帮派会为此血战很正常……而且他们都讲规矩,不会伤害顾客,因为我们是财源,是神灵派来赐福的天使!”
安琪儿微笑着回了一句:“而且……你不觉得在这种地方喝酒才刺激么?或许还能看到墙壁上的枪眼与未擦干净的血迹……”
“我不觉得。”
爱丽丝已经看到了酒吧那扇小门,看门人果然已经换了,变成了一名脸色苍白,带着一道刀疤的男子。
“比之前那个保安更凶了。”
爱丽丝有些想走,却被安琪儿扯着,一起上前:“嗨,我们是常客!”
“欢迎来到轻语者酒吧。”
疤面男子扫了两人一眼,露出一个微笑:“请放心,我们老板保证每一位客人的安全!”
他让出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们才不怕危险。”安琪儿气鼓鼓地做出个超凶的表情,看起来奶萌奶萌的。
疤面的嘴角抽动了一下,好悬没有笑出声来。
爱丽丝与安琪儿进入酒吧,穿过另外一扇门,顿时就感受到热烈的氛围铺面而来。
灯红酒绿之中,大量男女尽情宣泄着压力,将各种酒精饮料大口大口地灌进嘴里。
“我喜欢这气氛。”
安琪儿已经开始随着音乐扭动身体,爱丽丝看了看周围,凑到吧台之前。
原本的那个酒保也换了,变成了一位穿着白衬衫、黑马甲、戴着红领结的年轻男子,正笑眯眯地用白手帕擦拭着玻璃酒杯。
褐色短发、蓝色眼眸、鼻梁高挺、五官英俊……
爱丽丝不得不承认,这位酒保比之前那个看起来养眼多了。
“两位美丽的女士,在这个夜晚,需要来点什么?”
钟神秀放下酒杯,微笑道:“我推荐龙舌兰,调配成一杯‘玛格丽特’鸡尾酒,口感酸甜清爽,跟二位一样富有活力!”
“你会调酒?!”
爱丽丝眼睛一亮,旁边的安琪儿已经迫不及待地道:“当然……我们就要这个。”
一边说,一边就将几张美钞递了过来。
她们家境都十分富裕,完全可以承担私酒的高价。
钟神秀点点头,让旁边的史密斯过来收钱,自己则是先切开一个青柠檬,用青檬片湿润酒杯。
旋即,他打开调酒壶,倒入龙舌兰、青檬汁……
爱丽丝与安琪儿望着飞速转动的调酒壶,还有那流畅的美感,两个人都感觉有些傻了。
光是看着对方调酒的一举一动,都宛若精致的艺术,带着一种独特的美感。
等到最后,钟神秀将调好的酒倒入玻璃杯,在边缘插上一枚青檬片,端到爱丽丝面前:“您的玛格丽特好了,请慢慢品尝。”
爱丽丝轻轻抿了一口,顿时感觉一股酸酸甜甜的味道直冲味蕾。
那种好像初恋一般的味道,既如同柠檬一般,充满酸涩,却又令人每每回忆,便黯然神伤。
“我似乎从酒水里感受到了一段故事……那一定是个爱情悲剧……”
爱丽丝抹了抹眼角,笑道:“抱歉……我失态了。”
“没什么。”
钟神秀将另外一杯摆在安琪儿面前,笑道:“我特意调低了酒精度数,不容易喝醉,两位可以尽情享受……”
“为什么要调低度数,我们就要喝烈酒!”
安琪儿小口小口吞咽着玛格丽特,闻言又摆出一副奶凶的表情。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两位可是好人家的女孩,或许明天还要上学呢,带着一身酒气,总是不好。”
钟神秀用手帕慢条斯理地擦拭着酒具,一边回答。
“什么?我们怎么可能是好人家的女孩?”
安琪儿差点就想抓着对方的领结质问了。
“这里是诺丁山家族的地盘,而西里人是固守传统的一群人,他们家里的男子汉固然可以杀人放火,但女性却十分传统而保守……”
钟神秀耸了耸肩膀:“不可能接受女人成为帮派混混的……不信,你们可以看看周围。”
爱丽丝有些心虚地拉了拉安琪儿,望着周围各自衣冠楚楚的酒客,感觉自己跟安琪儿似乎真的变成了异类。
“抱歉,我们不该……”
她踌躇着,习惯性服软,却又听到钟神秀的声音:“喝点酒并没有什么,轻语者酒吧一直欢迎二位,下一次不用这样,那个看门人不会为难你们的。”
“那个看门人,他一定早就发现了。”
安琪儿气鼓鼓地坐下,充满了一种失败的颓废感。
“谢谢您,好心的先生。”
爱丽丝感激道。
“没什么,女人与男人不同,她们有时候并不需要你为她们理智地分析问题,她们只需要理解与包容……所以,我理解你们的需求。”
钟神秀微笑回应。
“我们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或许……我们可以成为朋友?我们以后可以来找你聊天么?”
爱丽丝笑道。
“在酒吧内向酒保倾诉,同样是很寻常的事情,你们可以叫我李维,是这里的调酒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