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上邪亂》-第九十九章 試試看?相伴

上邪亂
小說推薦上邪亂上邪乱
“你还不知道吧,昔日夜里差点害死你的,就是那个女人。”
南歌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真的慎得慌。
岑乐瑾仿佛你的时光静止了,那个女人,那个问自己是不是岑北渊女儿的人,居然是有血缘关系的小姨。
“怎么可能……”
她其实知道他 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可为什么母亲死前什么都没说过。
难道,她们闹掰了?
是因为岑北渊才闹掰的?
可岑乐瑾的印象中,旁人可没说岑北渊有什么桃色新闻。
倒是,对覃芊的指指点点比较多一点。
但,为人子女,生来就对母亲更为信赖;
更何况,还是缺失了一整个童年的亲娘。
“瑾儿,她的的确确是你的小姨。不过,要不要认她是你的事情,我不会拦你也不会逼你去做什么。”
南歌一直都是把主动权交到岑乐瑾手里的那个人,不会拿任何大道理让她做任何违心的事情。
单单除了一件事情,那时在绵山谷他的真心只有三分,五分利用,两分无谓。
尽管如此,南歌还是执意要她一人,哪怕邱一色也是不怀好意地答应了。
“那么她,对我娘是不是很了解?”岑乐瑾估摸着她们的年龄差不过三岁以内。
“不知道,不过我很了解覃芸。”南歌努力拉回正道上来,覃芸和覃芊,一码归一码,不能混为一谈。
再者,一个是他的仇敌帮凶,一个岳母大人,完全不在一个级别的比对。
“我想我娘……”岑乐瑾靠在他肩上,提到母亲的时候怆然涕下,若非为了他,她甚至还可以接来颐养天年。
“我也想……”南歌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最立竿见影,想着整日听得最多的便是什么推己及人,索性道出自己对母亲的思念,或能引开她的注意力。
“嗯……为什么我们的父母都死于非命,这是不是注定的孽缘。”岑乐瑾突然有些害怕,是不是和南歌的结发为夫妻也会带来什么样的灭顶之灾。“别胡思乱想了,起码,武烈现在不会轻举妄动的。我们都会好好的。”南歌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似在默默守护一个很重要的传世宝物。
可情深意笃还没过多久,端木良没眼力劲地砰砰砰敲打着门框。
恰好轮值的守卫趁着没人看管跑去如厕了,这惊扰差点让南歌一拍桌子一刀抹了他脖子。
“王爷,出事儿了。”
“有话就是,有屁快放。”南歌没好气地应道。
“长天门和秋水庄都归降于朝廷了,还有林御史那里,明确表示站边皇上。另外,各地都在发诏令通缉—岑姑娘。属下看您还是交出来保个平安吧。”
端木良尚不知道南歌后方有一个坚实的护盾:绵山谷不计其数的精兵,衷心耿耿,认人为尊。
“你告诉他,望蓉园只有一个夫人,没有什么岑姑娘。”南歌揣着明白装糊涂,打死都不说岑乐瑾的名讳。
“可岑姑娘不就是…”
也不知端木良受了什么刺激,一心一意只想把岑乐瑾赶出去,送到武烈手里头,捏着南歌最在乎的人的性命,让他挂帅出征,丧命于荒漠再合理不过了。
“她姓赵,你动什么歪脑筋?”
“……”端木良被堵得无力还击,天朝境内,女子嫁到夫家,确要被冠夫姓。
不过近年来,许多人家都免去了这些习俗礼制;唯独在逝世过后的墓碑上会刻有夫姓某某某等。
“还不快滚!天塌了也别来打搅,否则下次抽了你的脚筋。”
“是。“端木良倒吸一大口凉气,对岑乐瑾的怨气愈发加大。
端木良打心眼里佩服:有些缘分,是他寕死也不想接受的。
怎么每一次看见,不,哪怕是谈及,遭殃的一定是自己。
她问他,如果天真的塌了呢?
他说:山无陵、天地合,乃敢与君书。
岑乐瑾木讷,你这是刚刚杜撰的情诗?
一首《上邪》是岑乐瑾再熟悉不过的了,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都不及这一句的几个字铿锵有力。
“瑾儿这是深度怀疑为夫?”南歌心中略感失望。
“不不不,”岑乐瑾慌忙解释道,“其实我就是好奇你是哪里来的时间去攻克这么多文韬武略,虽然是个闲散王爷,倒是有点出乎意料了。
“其实我还有很多特点,等你,慢慢、一点点、一步步发现可好?”
岑乐瑾红得耳朵根子都快掉了。
她不愿再发现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尤其是在某些太私密的场所,比如床榻,又如浴桶。
“不了,我吃不消。”
岑乐瑾老实拒绝他的“好意”,反而激起他更强烈的求知。
“可,我想都与你分享,也想多与你增进感情……”
南歌的声音慵懒邪魅,每一个字节都在敲打着她平静的流淌着的血管。
岑乐瑾心中默默祈祷,他千万别打什么主意了,我这么大年纪绝对不能因为这种事情而身体溃不成军,未免也太叫人唏嘘了。
“瑾儿,”
南歌开始慢慢贴近岑乐瑾的耳畔,红得发紫的耳朵不由得灼烧他的满腔热情。
“南歌,吃完饭,就睡觉!”
与其被迫营业,岑乐瑾选择主动赴火。
被折磨着好几天下不了床,岑乐瑾心中暗暗下定决心要让南歌也经历一次。
就算有且只有这一次机会,岑乐瑾仍是认为自己一定可以做到的。
不幸的是,她忘了自己没有他那样坚持不懈。
柔软的唇轻轻地印上她的额,她的鼻,她的脸,最后落在她的唇上。
试探的轻触,温柔的摩挲,辗转流连,轻柔吮吸,一边奈心的等待着她的反应。
他的气息近在咫尺,异样的**瞬间蔓延而至,让她的心弦颤动不已。
纤臂自他腰侧穿过,紧紧扣在一起,感官中充满了幸福,微启朱唇,她青涩回应。
“南歌,你真的很会……”
她羞涩地深埋他胸前,极其小声地“赞许”。
“瑾儿,前几天的这么快就忘了?”
“我没……”才一说出口她就后悔,这不就是表明自己很难满足的意思,这不就是按示南歌他不够温柔的意思,这不就是暗示她和他之间……

oklk2都市小说 上邪亂 慕璃笙-第九十二章 父與子看書-bd0us

上邪亂
小說推薦上邪亂上邪乱
“你是不是认为推出一个虚无缥缈的门派出来,朕就会信了?”
武烈越看这少年,越是想起了覃芊。
也如这般信口开河,却平静得如同一泓清泉。
“陛下当真一点儿都不怕我弑君夺位?”
符半笙惊讶于武烈的坦然,虽下手极为迅速,但皇帝常办政事的御书房,绝不可能没有一处密室。
武烈显然不想藏身。
符半笙一犹豫:我和娘亲长得没那么像吧,他怎么可能知道是我。
奈何血浓于水就是说不清道不明,一次面都没见过,武烈仍揣着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热忱确信符半笙就是那个孩子。
“麟儿,”
武烈觉着他肯定是来认亲的,自是放下一切主动先来个拥抱。
符半笙下意识地躲了过去,轻声道:“陛下这般举动,不免让人心生疑惑,当真是陷入魔不成?”
武烈是亲爹,沁寕是亲妹,唯有岑乐瑾才是如假包换的岑北渊独女。
符半笙稍稍有点嫉妒:毕竟是他从小到大最崇拜的大英雄的女儿,羡慕别人倒不如在她面前好好展示一下他的真枪实弹。
“在下符半笙,是江湖通缉的要犯,陛下可还安好。”
武烈竟然也知道符半笙的名号:拜于长天门常几道膝下,有才又有样的闭关弟子,肤若凝脂。
“公子不是昆仑门下么?怎么这么快就露馅了?”武烈笑道,没想到毛头小子会不打自招,得来全不费功夫。
“既然不信,说那么废话也是无用。”符半笙冷眼一对。
“不愧是我儿子,有出息了。”
“还望陛下自重。”符半笙才不稀罕认爹。
起码在确保燕王赵玄祯还活着前,他不想。
“你这个名字,不好听,还是改了吧。朕曾同她说过,若有一子,取名赵祺,字恒霖。”
武烈渴望认子的心情愈发急切,恨不得立马传位于他,自己退居太上皇手把手地教他如何执政择人治理国家。
不过符半笙一语点醒梦中人,“陛下说的女子,或是曾经爱过的女人,但人都殁了这么多年,迟来的深情可是比野草都要轻贱。”
“是她对不起朕!”武烈不明,覃芸说他对不起她,连亲生儿子也这般说自己。
为什么,覃芊对所有人都闭口不提。
符半笙向来主张一夫一妻制,一生一世一双人,什么三妻四妾在他看来,不过是男人为了寻花问柳找的借口。
“朕是皇帝,没办法。”武烈黯然低下头,日日夜夜睡在其他女人边上,他脑海中浮现的只有覃芊。
后宫多少佳丽,从来都是被宠了一夜就被割了舌头和手脚扔进冰窖、了却此生。
后宫多少孩子,从来都是沁寕公主独霸一方,而别的皇子公主只能忍气吞声。
“没办法对我说做什么?”符半笙冷笑一声。
殇城 樱井少琰
“阿芊是你的母亲,而朕是你的父亲,这么些年都没有陪伴在你身边,是朕的不是,你想要什么尽管开口。”
武烈本来就打算把帝位给他,心想还能有比龙椅还高的权力么。
“什么都可以?”符半笙狡黠一笑。
权力至上的武烈当真能给他一切么?
致偶像之篮球英豪 魅力起点
“皇位,也可以。”
武烈万分肯定地点头道,对这个孩子他充满了亏欠,想把对覃芊所有的爱情都弥补给他。
符半笙听完先是一惊,接着一愣,然后咧嘴笑道,“陛下说的这是哪里话,这把龙椅我可受不起。但是眼下却有一桩小事,还望您答应。”
毕恭毕敬的口气,连点头哈腰都没有,武烈眉头皱起,总觉得符半笙不一会儿就要引爆埋下多时的**。
武烈突然想到:该不会,这小子打的是赵玄祯的主意吧……
“除了赵玄祯,其他人都可以。”
武烈一句话堵死了他的路,符半笙终于不得不动用情之一字必杀战术。
“你对不起我娘,是你欠她的,也是你欠我的。”
符半笙算是当面亲口承认武烈是生父的事实。
“我对沁寕的偏爱,何尝不是如此!”
武烈扪心自问,对那丫头的宠爱可叫一个“无法无天”。
哎,也就一桩婚事没选好。
可好在齐枫长得还行,花心点是正常的,总好过那位还没过门新娘就死了的强。
这沁寕倒也没一哭二闹三上吊,只是净想着法儿找人追杀岑乐瑾。
只是这追杀,那群人拿了银两跑去凤鸣渊继续烧火去了。
渐渐没了消息,人也见不到,沁寕对岑乐瑾这个人的概念也就模糊了起来。
符半笙就事论事严肃说道:你对沁寕的宠爱,和你对我娘和我的亏欠,又有什么干系?
武烈当场气得差点昏厥过去,怎么亲儿子说话比南歌还要毒辣!
是,与他没直接干系;也算着对覃芊的愧疚啊。
“覃芊是你娘,沁寕是你妹,我们是一家人…”
回过神,武烈破天荒耐着性子继续解释。
“你的家人有点多,我就不参与了。”符半笙起身就走,武烈没答应,那就只好他自己动手。
话说从天牢捞人,符半笙还真没尝试过。
试试看也不是不可以,没准多些乐子呢。
“符公子,若你执意,我便叫人拦你了。”
武烈厉声喝道,对儿子的成长,一定要教其学会如何心狠手辣,帝王之家绝不允许儿女私情大过天,也绝不允许儿女与仇敌有瓜葛。
“你—要杀我?”
符半笙错愕不已,他甚至幻想过温文尔雅的武烈嘘寒问暖,俩人才交谈不及半个时辰就要拔刀相见。
“朕,换个方式保护你。”
武烈一掌挥下,四面八方汇聚成百上千弓箭手和大内高手,活活把他围个水泄不通。
“你看沁寕被你保护的,连清白都没有了。”
“休的胡说!”
武烈断然想不到,会是符半笙见证了沁寕被辱的全过程,还是无动于衷的那种观看。
“若你是个好父亲,怎么舍得把她推到齐国公府那样的火坑?”符半笙咄咄逼人的架势像极了热爱吵架的覃芊。
“如你所说,你爱她疼她宠她,就算养在身边一辈子,也不可能将她送到花心大萝卜那里做个摆设不是吗?”
“不!朕爱她,朕是真的爱她!”武烈极力否认拿沁寕作为交易的筹码。
武烈在心头一遍又一遍说服自己是为女儿好为女儿谋大局,然真正谋的东西他心底比谁都清楚。

a9irc优美都市小說 上邪亂 ptt-第八十八章 林深時見鹿相伴-3ykj3

上邪亂
小說推薦上邪亂
“南歌,你脸皮居然比城墙还厚?”
“别说话,吻我。”
吻他……岑乐瑾又是一阵脸红。
落魄千金俏神探
暗恋是一朵野莲花,可明恋是什么呢?
她心里想,默默将一个人人放心底没什么不好,如今被当事人拆穿倒还真的有些不适应。
“我是个……矜持的姑娘。”
憋红了脸,岑乐瑾也只想到这唯一的说辞。
“那,我就大人有大量,暂且缓缓再说。”
岑乐瑾脸上的红一直蔓延到了锁骨上方,他这是撩拨,且不负后果的挑衅。
她不能容忍。
南歌正沉思该以什么样的姿态去攻下她的防备,未曾想到一个突如其来的炙烈软糯直直贴到了唇角。
四葉草的幸福偶遇
有点甜,他一细看,恰是这个红脸的丫头。
只轻轻一个吻,南歌回味无穷。
“你和林娢音天天卿卿我我,怎么这会儿倒不好意思了?”岑乐瑾嘴角离开他脸颊时候,不经意扫过南歌,眼睛紧闭,红晕泛起,好一个羞涩的少年郎。
“我和她,更是清白。”
掷地有声的两个字,岑乐瑾听来兵荒马乱。
“这么说,你真的没有和她……那个?”
她半信半疑地又问了一遍。
“你就这么希望你男人和别的女人发生点什么?”
南歌不耐烦地答道,眉头皱的都快成一条线了。
“当然不希望!”
岑乐瑾迫不及待地否认道,获悉他心中那个人不是别人心里别提多欢喜了。
“那—夫人不抓紧点?”
南歌戏谑道,修长的手指划过她的下颌,一双墨眸仅仅装得下这唯一的女子,凑近鼻尖努力想记住她的气味。
“我……有点累。”岑乐瑾不好意思地低头道,却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十指交错。
这画面,她很久很久以前就幻想过。
如今,她真的拥有了。
习惯性,她的头轻轻靠在他的肩上,发丝掠过耳畔,柔软清冷,又颇具暖意。
兴许是情之所起,一往情深。
有南歌在身边,岑乐瑾就像打了鸡血般踌躇满志。
“这么快就累了?”
忽然南歌一个扑倒,岑乐瑾直接平躺在身下,恍惚一瞬间又回到了初见的那个夜晚,凉风习习,心意互通而不自知。
“嗯……”岑乐瑾把头扭过去,小脸埋得更深了。
噗,南歌见着满脸走红的岑乐瑾,更加坚定对她的珍惜。
还好还好,他万分庆幸出现及时,不然真让那群污垢得逞。
“你笑什么?”
扭过身的人传来娇嫩的声音,难道和男人一夜笙歌就得被笑话嘛。
她觉得这一定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主动了。
“你先睡,我去处理些事情。”南歌起身给她盖好被子,不料衣角被她抓住不放。
“别走,”憋着一口气的岑乐瑾还是没忍住,几乎是渴求的眼神巴巴儿望着背影,“我想你,多陪陪我。”
南歌回过头,一汪秋水的凝眸,只得无奈叹了口气,对外头吩咐道:
去把箱底的新衣服拿来,大红色的那套。
大红色……难道是嫁衣?
岑乐瑾的心脏又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原来褚仲尼说的是真的,他真的做好了嫁衣。
“听见了,就不好奇吗?”南歌颇感意外,岑乐瑾简直就是个好奇宝宝,现在居然变了个人似的。
“猜到了有什么好处吗?”
岑乐瑾嘴角疯狂上扬,一脸的得意忘形。
只听见他轻轻俯耳,细如蚊哼的声音,“那就再让夫人快活快活。”
“不要!”
阮巡端着衣服闯进来的时候面色凝重,抱着极强的求生欲闭着眼睛重复道:主子您继续,您继续,您继续……
“继续个—”南歌不自觉看了岑乐瑾一眼,红艳艳的小脸蛋愈发迷人。
她微张的嘴唇发出极低的声音:臭流氓。
“不走出去,是想横着出去?”
阮巡从没被南歌这么排山倒海般呵斥过,仅仅是因为凌乱的床榻抢夺了他全部注意力。
绝色锋芒 无意宝宝
“属下,告退。”
阮巡连滚带爬狂奔出去,唯恐朔王一个反悔小命不保。
自家爷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古怪难以琢磨。
就好比他曾笃定南歌心悦于岑乐瑾,可当林娢音出现,南歌的字典里压根儿就没有“避嫌”两个字。
兄弟戰爭裏奈爭奪戰 華彩的樹
朔王心,海底针。
不单单是阮巡,连枕边人岑乐瑾也感同身受。
“瑾儿,我们出去走走可好?”
岑乐瑾换上准备好的衣裳,妖冶如画,明媚动人,偏偏他眼中没有一点儿惊喜。
“你就不夸夸我好看吗?”
小女人十分不满丈夫的不屑一顾,好歹是千丝万缕黄金绦绣成的嫁衣,怎能平静如水一样。
“嗯嗯,说明我眼光还不错。”南歌从头到脚看了一遍,觉得这颜色很是衬她,连连点头称赞。
只是点头当然是不够的。
岑乐瑾觉着他在敷衍,兴致一下子就没了,“你说的是衣服还是人!”
“当然是—衣服了。”不正经的南歌仍旧一口认定衣服比人好看,无怪岑乐瑾快准狠地重捶于胸口。
中國軍魂
他内伤仍在缓慢调养中,哪里禁得起她这一拳。
南歌眉头微蹙,撕心裂肺的疼痛感久难自抑,脸色亦是瞬间变得煞白。
他不愿让岑乐瑾看到狼狈的模样,遂低着头黑着脸闷声道:夫人,就这么想当小寡妇?
“切,别威胁我,想来你运动量跟我一拳头比起来,那是妥妥的大巫。”
他稍稍抬头,瞥见岑乐瑾漾荡的笑意,心中的一块巨石总算落了地。
南歌只觉喉头一阵猩甜,嘴角缓缓涌出一丝殷红,顺着嘴角蜿蜒而下,滴在地上,扎起一片尘土。
血的味道……
岑乐瑾再熟悉不过了,不是自己,那便是南歌!
她猛然朝他瞧去,血迹挂在嘴边,左手死死抠着床沿,指甲印也都赫然清晰可见。
“南歌!”岑乐瑾惊呼他的名字,生怕一不留神人就晕了过去。
“我可不舍得让你做小寡妇。”
南歌气血虚亏仍要相当长的时间调理,据赵玄祯上次预估,起码得个八九年才能彻底清除体内两大余毒。
“你敢死,我就改嫁!”
岑乐瑾瞧他那无所谓的样子,心里就来气,不是说喜欢她么,爱她么,就这么不着调糟践自己身子了。
“也不是不行。”男人若有所思,“那也得先把你占了。”
岑乐瑾惶恐不安,虚弱、吐血又是装的不成?